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Eager toa darig love

2014.请多注新浪围脖 my name “Maa-Yii”

 
 
 

日志

 
 
关于我

神经质. 时而大大咧咧. 时而静止. 我的内心.没多少人能懂. 感觉自己会想太多~ 我是一个幻想家!

网易考拉推荐

症咒,一场腥红的弥漫情迷  

2010-05-23 16:08:35|  分类: 故事.摘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

     沉西十岁的时候曾被送去神经病院,医生诊断她并无大病,相反健硕明朗,他告诉孩子的妈妈,对于自己的亲闺女要多多照顾,孩子之所以喋喋不休的说话不能称之为病。他认为可能是由于孩子太孤寂导致,而想要用说话的方式引起某一些人的注意,总之一句话,要多加关心。 ­

­

     这些并不能让母亲安心,她反而更担忧起来,这孩子好话不说竟专挑一些不好的话说,曾有一次用恶劣言语使她生起气来,而最为生气的一次她用粗三厘米的竹板抽的沉西流了一嘴血,可她哪里知道生气的母亲已被她激怒的浑身颤抖,最后只有把她拖进房里,关在黑暗的屋子里,本以为她会学乖一点的,可是晚上便听到搬柜子和东敲西打的声音,这些气焰似乎更嚣张,这件事弄得母亲一夜难眠,甚至头神经般疼痛。 ­

­

     第二天打开门的时候,柜子已经被拆的不行,七零八落的棉絮也散了一地,­房间里一片邋遢,这些由使的母亲怒气高涨,西沉嘴巴里仍然不停的说同一句话。 她说,对面的那个小情人死了,她该死,话语里出奇的冷漠,不带一点感情,听的母亲喉咙里发出呜咽的声音,哽哽咽咽的。

­

     母亲突然害怕的走上前去捂着她的嘴巴,她总是怕这样的话被别人听到会坏了她的名声,于是无情的怒火又在一次燃到了极点,这样西沉免不了又被毒打一次,她不哭也不闹,任由母亲抽自己的嘴巴,神情自若的好似在看一场无关与己的悲剧,母亲用手指着她的额头恶狠狠的说,你要是再说这些胡话,我就撕烂你的嘴,对面像是没有听到似的发疼的笑,血从嘴角留下来,很蔑视的被衣袖轻易的擦拭,笑声不断,血流不断。 ­

­

     那次,母亲把她关了两天两夜,没有任何同情,没有任何关心,没有任何言语,没有给她饭吃,也没有给她一滴水喝,那两天,晚上是轰隆隆的敲打声,白天再继续的安静,像是继续着诡异的事般。那两天母亲生意好,倒是忘了要放她出来。­

­

     就在放她出来的那天,对面的情妇就死了,听说是自杀,养她的那个男人最后丢弃了她,所以想不开的她吞安眠死了。警察来他们家做调查,就是问一些关于死者生活和工作情况,母亲很客气的一一回答他们的提问,警察很满意的点头,最后母亲又补充说对面的小姐和先生是很要好的情侣关系,可就是不知道怎么突然就死了,她没有说那女人是情妇的事,这是有意隐瞒的职业,只是警察不知道。 ­

­

     依在门框外的警察匆匆忙忙的记着口录,一个穿白色便装,大腹便便的警察看到坐在沙发一角死死盯着墙上的一张灰白照片看不眨眼的沉西,他是一个中年的男人,身体挺拔,面堂光亮,可是却看不出他的年龄来。­

­

     警察问沉西,你在看什么,然后也顺势抬头看看了墙上的灰白照片,白色的边框,相片上的男人还很年轻,脸上笑意不断。­

­

     她说,你看,又一个生命消失了,手指在半空中不停的比划着一个死的手势,眼神迷离的盯着墙上的照片一刻也不愿眨眼睛。­母亲连忙过来阻止他们的对话,她说孩子的脑袋可能有点问题,总是喜欢说些胡话,请他不要介意。­

 

    警察很礼貌的挥了挥手,然后说孩子的话通常都是童言无忌的,不用放在心上,他说墙上的男人应该就是孩子的父亲吧,母亲脸上的尴尬瞬间变的好不自在,然后忙解释着说,是的,孩子就是太思念生成了病。

­

      沉西突然身体颤抖倒在沙发上,眼睛斜斜的看着墙上的灰白照片囔囔自语:你看,多好的一个生命又消失了,母亲突然就被吓的连说话也结结巴巴的了。­

­

­

­      对面那个情妇死在家里两天却没有人知晓,知道她死的消息也是楼下的管理员来摧交房租,在她死之前已经欠了三个月的房租了,她承诺四月十二号的时候缴房租,等到管理员上来的时候,却发觉女主人已经死亡,身体里发出浓重的尸臭味。尸体被担架抬出来的时候,面上盖了一块白布,母亲站在门口跟警察对话,隐隐约约听到要送孩子去精神病院看看什么的。­

­

     管理员在一张白色的单子上签上自己的名字,警察就匆匆的把尸体抬了下去,像这样的尸体如果不及时处理,会有难以避免的晦气,警察从里面搜出一大推的凌乱物品,有烟头与止疼药片,还有一张她与男人的亲密照,只是照片上,男人的一整张脸被挖掉。­

 

     沉西的情绪在这两天似乎好了许多,每天在阳台晒晒太阳然后就回房间睡觉,有天母亲发现她的手臂上有很多的牙齿印,然后问她是什么情况,沉西说话的欲望似乎总是很小,懒懒散散的爱搭理不搭理一句的,母亲以为她只是偶尔的情绪发作,哪知一些激烈的行为总是惹的她气闷,憋的胸慌。

 

     晚上的时候家里来了一个陌生的房客,母亲跟他推推拉拉的说了一会话,男人无可奈何的摇头走掉,沉西坐在阳台上,发出轻蔑的笑意,这笑似乎也有太多的无可奈何,母亲穿好衣服,化好妆,这次似乎有特意的打扮,沉西知道,母亲可能又要见特别重要的客人,在她推掉其他客人的时候她就知道了,然后她从阳台走进来,将手里的杯子狠狠的摔在桌子上,这一举动,惹的母亲一阵脏话毫无情意的泼来。

 

     ­她再也不理会这些话,狠狠的关上门,任由外面的母亲漫骂,她突然想起那位老医生给自己下的病例,他说孩子无病,只是缺少疼爱与关心,这样的话刺的她胸口微疼,将整个­身体都覆盖在被子里,然后身体不断的颤抖,咬着手臂的牙齿似乎也疼了起来。

 

    门外传来母亲殷切的声音,极度讨好的语气,她太反感这样的话语,令她内心作恶,即使她捂紧耳朵,可外面的声音依然源源不断的传来。

 

    突然一个男士低音侵入耳廓,能清晰可辨,这声音,她好似很熟悉,在哪里听过一般,可是她有一点也不想听到,不到三分钟的时间,母亲的房间便传来一阵难以入耳的声音,她就那么简单的哭了。

 

     夜里一夜都在流泪,想着这么久的冷漠而心痛,她有多久没有和母亲说话了,有多久没有吃到母亲做的饭菜了,又是多久没有在母亲的面前叫过她了,这些她统统的都记得不是很清了,在每个黄昏的天里,不同的客人来找母亲,然后她识意的走进自己的房,在后来便听到母亲与男客气不断流出的气流声,声声激荡在心里,像是流血般,见到什么都厌恶。

 

     早上的时候,她刚出门便碰到了母亲送客人出去的身影,只是一个照面,还是让她识得了那个有着低音的男人便是前几天来家里做调查的便衣警察,母亲刚刚还笑意的脸在见到她后突然变的生硬,她说,早餐自己去外面吃,冷冷的丢下几个字,就自己顾着化起妆来。

 

     她捏着母亲给的五元钱下楼,在楼下的旺季水饺店里要了一大碗饺子,阿姨给她盛了满满的一碗,并在里面撒了许多的葱花,这五元换来的东西让她难以下咽,阿姨就坐在她的对面,一直催促着让她乘热吃才好,她们开始说话,阿姨的话语里让她有了很久以来没有的疼爱,阿姨说,以前我常常看到你的母亲和小叶来吃早餐,她是个开朗的女孩,却没有想到会自杀。

 

      沉西突然就沉默了,急促的喝了几口汤后匆匆的说要离开,身后传来阿姨满是怀疑的话语,一心痛,她突然想起自己的父亲,因为与母亲争吵,而舍不得让她离家出走,结果他自己驾车出去而发生车祸身亡,那年,她才刚刚6岁,就已经没有了疼爱,所以,现在母亲是她的唯一,即使有恨,她仍然舍不得伤害,可又不得不伤害。

 

     母亲工作的时间常常在家里完成,一天二十四小时,可能每过一个小时就要工作,她不知疲惫的做着每天都要喜逢笑脸的事,出卖了精神与肉体,这样每天每夜的化妆,然后出现在生命里的男人没有一个可以依靠,直到后来也就真的什么也不想做挣扎了。

 

     有一天很晚的时候,母亲喝的很醉的回来,西沉为她洗脸擦洗身体,母亲吐了一地,然后她嘴巴里一直念念不忘的说着一个男人的名字,而那个男人他见过,就是对面的情妇小叶的男人,在知道母亲因为喜欢那个男人而接近小叶时,她突然感到心痛,有天看到母亲与小叶嘻嘻哈哈的说笑回来,一回到家里的时候,母亲便满脸的愁容,那次,母亲抱着她哭,嘴巴里不停的说,要是没有她多好。

 

     母亲一直不断的重复这句话,她突然觉得自己该怎么做了,于是她开始装疯,说些莫名其妙的话,因为这些话总是激怒母亲而使得她生气,她开始打沉西,用更难听的话咒骂她,可是她是那么无谓的想要为母亲做些什么,即使是死亡,她也不曾后悔过。

 

     那位便衣警察再次来沉西的家时,他对母亲说了一声抱歉之后,便将冷冷的手铐铐在沉西细凉的手臂上,她神情自若的看着警察,好像什么知道一样,只有母亲什么也不晓得的哭嚎的从房间里冲出来,哭着跪在警察的脚下,大声的喊叫,震的沉西心里一直不断的流血,她始终没有觉得自己有做错过什么。

 

    警察说,现在已经查证沉西就是杀害小叶的凶手,字字坚定,豪不含糊,就在他们走出去的一霎那, 她终于大声的叫了一声母亲,身后是母亲急促的哭喊声,她说,请救救我的孩子,可是路人的眼里除了冷漠终究还是冷漠。

 

     一天晚上,沉西看到喝的烂醉的小叶醉醺醺的从外面回来,她好像醉的不清,在掏钥匙的时候错把棉签插进钥匙孔,三分钟过来才掏出钥匙,连插了几遍才找准位置,沉西跟着她进屋,发现屋里的气味很大,到处都是烟头与啤酒瓶,对于多出来的一个人小叶毫不在乎的脱衣,然后跑到洗手间去吐,她帮小叶倒水,然后帮她擦洗身体,就像照顾母亲一般的照顾她,帮她到呕吐物,扶她上床后,沉西给她倒了一杯水,然后再里面加了过量的安眠药,看着她安静的喝下去,她就那么安静的看着她喝下去,然后露出不知名的笑意。

 

     沉西一直胡乱的说话,她说对面的小情人死了,母亲听到这话既害怕又气愤,所以狠狠的把她暴打,然后关进黑暗的房间里,一直蒙在谷里的人一直以为她的孩子病了。

 

    后来,很多人看见 一位母亲穿着拖鞋,披着头发,疯疯癫癫的跑在街上,然后听到她总是夸张的大叫救命,路人都说她疯了,  四月的天,就这样慢悠悠的下起了雨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