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Eager toa darig love

2014.请多注新浪围脖 my name “Maa-Yii”

 
 
 

日志

 
 
关于我

神经质. 时而大大咧咧. 时而静止. 我的内心.没多少人能懂. 感觉自己会想太多~ 我是一个幻想家!

网易考拉推荐

Miniko小說連載(第三章)   

2010-08-17 10:45:22|  分类: Miniko小說連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三章

              

      真系比韩皓臣条友激死`````仲同我班F讲我系距未婚妻?过左呢三个月之后我点同距地解释好?到时班友仔一定话我唔识珍惜人地,之后就一直烦住我叫我追番人地````我到时就真系想死了!

“木柴`````

  距追出来死啊?为左少D麻烦,无理距者````

  谂住距无再叫我之后我就继续行我既路,点知……

“啪……”

  忽然撞上个不明物体,头好痛野`````

“边个係前面挡住本小姐条路啊?”

“系你自己唔提路好唔好?”

“系你啊?”

  原来系韩皓臣,距几时跑左来我前面噶?

“乜感讲野噶?仲嬲我头先感同你班F讲啊?”

“知就无出现係本小姐面前啦!”

“你忘记左我地要保持一齐既野!”

“……”

“好啦!你就无嬲啦!最多我赔偿你啦!”

“你点赔先?”

“鼓……”

  个肚真系唔争气,竟然呢个时候响!

“我请你食野当赔偿啦!”

  提住韩皓臣一副想笑又忍住笑既样我就火`````

“咩啊!系你搞到我咩都无食既。”

“系啦!感我地而家去食得未啊?”

“……”

 之后我地来学校附近既咖啡店。

“讲起来,我地学校一年一度既文艺节就快到了,我都唔知我地班表演咩好,你有无咩好主意啊?”

“我对呢D野先无兴趣啊!呢D感烦既野都系留番比木柴你啦!”

“车``````

  岩入到咖啡店,係无几远就有3个男生向我地挥手,示意要我地过去。正确来讲系同韩皓臣讲既。

  最后,我地梗系行左过去啦!

HI!幼稚王。”——男生A

  忽然韩皓臣打晒眼色,好似想对男生A示意咩感。

“韩大少爷你几时开始连只眼都有问题噶?使唔使我地介绍几个专业既眼科医生比你啊?”——男生B

“米就系````”——男生A

“唉```仲话我班好兄弟````”——韩皓臣

“你地真系啊!明知距未婚妻係隔离就无玩距啦!你地明知距唔钟意思係距重要既人面前叫距幼稚王,系米啊?幼稚王。”——男生C

“乜连你都感噶?”——韩皓臣

  韩皓臣呢个样好似细路仔野!不过距地点知我系韩皓臣未婚妻噶?

“喂!你系米应该讲比我知点解距地知我系你未婚妻噶?(好细好细声讲)”

“我同距地讲噶嘛!我米讲过距地提死我既?感我一稳到梗系立刻讲比距地知啦!”

“感距地唔觉得奇怪啊?忽然出现一个女仔系你未婚妻?”

“会咩?反正我做野好多时候都感出乎意料噶啦!距地都习惯左啦!”

  呵呵`````的确````你有时真系唔按常理出牌。

  正係我唔留意既时候,男生C突然出现係我面前,仲想掂本小姐只手。偏偏呢个时候比韩皓臣提到,即刻将我拉到距身边既位度,仲叫我坐低。

“礼仪感掂下手都唔得?你感次系认真既窝````”——男生B

“提来人地对你好重要嘛````”——男生C

“你有好感动啊?大嫂。”——男生A

  啊?唔系指我挂?

“几了````”——静

  其实一D都无好唔好!呢点只系合同入边规定既````无咩特别者。

“听唔听到啊?人地话有D感动啊!韩大少爷```”——男生B

“你仲感多野讲?(一副要K人既样)”——韩皓臣

“你怕丑啊?”——男生B

“你!”——韩皓臣

  系我既错觉磨?我隐约见到韩皓臣块面有D红野!!!!

“无整距地啦!向人地介绍下自己先啦!”——男生A

“系窝。你好!我叫程熙,距地有时会叫我慈熙程噶!代号X。”——男生B

“恩,你好。”——静

Nice to mine you!我叫施秉轩,距地有时会称呼我为猪头秉,代号系S。”——男生A

“恩,Nice to mine you too。”——静

“至于我叫安藤彰,我地既韩大少爷有时候会称呼我为章鱼安既,其实我觉得我地几个都会几熟者,唔使知道代号既,但见距地两个讲左,感我都讲啦!我既代号Z。”——男生C

“恩,你好。”——静

“感你呢?你叫咩名啊?”——轩

“米就系罗!幼稚王都只系发相唔讲下关于你既资料。”——熙

“我个名叫乔静仪,韩……皓臣成日叫我做木柴既``代号F。”——静

  本来谂住就叫距韩皓臣既,既然我签左约,本小姐自然要按番本份了```话明外人面前要亲密D,感无咩可能叫距全名挂?所以特意叫距两个字,而距本人似乎都吓左一跳!

“哦。”——彰

“讲明先啊!‘木柴’呢个名你地唔可以叫啊!否则下场系点你地清楚挂?”——韩皓臣

“得啦!我地最清楚你噶啦!”——彰

“系啦!其实点解你地会叫韩……皓臣为幼稚王既??”——静

  当我问左出来之后,忽然觉得自己问左个好白痴既问题,点解?因为除左韩皓臣一副便秘既样之外,其他人都笑到几乎断气。

“系米我讲错野啊?”——静

“无,只系我地觉得好笑者。”——熙

“哦……”——静

“你无误会啊!我地唔系笑你,只系笑你既达令者。”——彰

  达令?似乎比皓臣两个字好听窝````而且我觉得叫起来无感呕````

“感究竟系咩原因啊?”——静

“只系我地既韩大少爷既花名,即系幼稚王!”——轩

“我地谂起之所以有感既名既原因觉得太好笑。”——彰

“啊?”——静

“其实……”——轩

“施秉轩!!!”——韩皓臣

  轩都未讲完就比韩皓臣截住左。

“你试下讲,你就知道咩叫死!”——韩皓臣

“知啦!米唔讲罗! ”——轩

“其实唔讲都系件好事噶!费事搞到我地一阵无心机上课```”——熙

“你!”——韩皓臣

  韩皓臣比距地激到就快嬲到暴血管,好好笑野。

“成个细路感,真系太唔成熟啦!”——彰

“死章鱼,你系米想本少爷罗你去BBQ啊?”——韩皓臣

“唔敢````”——彰

  彰一副嬉皮笑脸既样对住韩皓臣,而我地韩大少爷当然就奈距唔何啦!

  其实我大概都可以明白果个名既含义既,我谂主要系我既达令太幼稚了挂。

[作者:乜你感快就习惯左“达令”呢个称呼啦?]

[ 静:感总比“皓臣”好听挂?至少本小姐觉得……]

[作者:……(无言)]

^_^(微笑)”——静

“笑咩笑?走啦!”——韩皓臣

谂下都系觉得距个名好好笑,就忍唔住微笑左,竟然又会比距发现!

“啊?但我未食过野窝。”——静

“随便打包D野啦!”——韩皓臣

“哦,感我地有机会再见啊!”——静

“恩,拜!”——彰&&

      出到门口,韩皓臣仲捉住本小姐只手。

“喂!你舍得放手未啊?你捉住我只手我点食野啊?幼稚王。”

“你!>0<(愤怒)”

  虽然距放左我只手,但就比我激得再次嬲左起来。

*^___^*(大笑)”

“你仲笑!?”

“好啦!感实在好好笑啊!”

 “真系服左你!啊!讲起距地我先谂起,今晚有个Party,你都要去哦!”

“点解啊?我唔想去哇!”

“请你无忘记你既身份!”

“……”

“你系本少爷既未婚妻啊!乔大小姐。”

“知啦!”

“铃——铃——”

  上课啦?感快既?

“上课啦!我地快D返课室啦!”

“唔记得讲你知,我已经同Miss Q请左今日下昼既假,所以你唔使感赶。”

  你感多唔记得噶?又唔见你唔记得本小姐~~感我就自由啦!!!

“感我地去边啊?”

  我仲未食完野啊!

  望住我手上打包既蛋糕,我狂哭啊``````

“去我公司。”

“去你公司做咩啊?”

“一阵我间公司会举行一个全民齐运动既公司内部活动,目的系为左促进员工之间既感情。”

“感关本小姐咩事渣?呢D系你公司既事之么。”

“你又唔记得啦?”

“记得~~~~

  但你公司D人又唔知本小姐既存在,根本就无必要去`````

“感米系罗,加上我一早就已经将呢个消息公布左,所以你唔去系唔得噶!”

  绝!韩皓臣,我真系唔知应该点形容你好,连呢步都做埋?!

  都唔知本小姐上个世纪系米得罪左距,距而家要感样来整蛊我!(~>__<~)(激得流晒眼泪)上帝!救下我吧!

“你果D系咩表情啊?好似做我未婚妻做到好唔愿意感。”

“咩好似啊?系简直!!!”

“你真系啊```你应该觉得荣誉噶!你都唔知有几多女仔想做本少爷条女,就无话系未婚妻啦!”

“系假既!请你讲清楚!”

“就算系假既,肯定想来报名既人排队排到世界既另一边!你米算Lucky罗!仲係度发傻……”

“有无胶袋啊?”

“做咩啊?”

“听完韩大少爷你呢番话之后我想呕啊?”

“哇!感你就稳买个角落呕啦!”

@_@a (搔头,疑惑)”

“费事人地以为你感快就同本少爷XX而有左,感样会令本少爷声誉有损。”

o -_-)=)°O°) (送你一拳!)”

“好痛啊!你做咩无端端打人啊?”

“你觉得呢?”

“我,我点知啊````

  等我头先仲疑惑点解距叫我稳个角落呕,果然距讲出来既真系……比距激死!!!!!!(>0<)(暗自愤怒)

  最后,我地都系来到左韩氏集团既门口。

  点知一落车,我就比眼前既画面吓傻左。

“你做咩啊?仲唔行?”

“你公司D人使唔使感夸张啊?”

“你指咩啊?”

“呢D全部系迎接我地噶?”

“系啊!有问题磨?”

“感都唔使係两边分别企两行人挂?中间仲铺埋紅地毯挂?而家唔系咩隆重既场合啊!”

“呢D叫礼貌,果个系你无法到达既领域。”

“无法到达既领域?好过呢班人傻到向一个傻佬讲礼貌!真系替呢班人悲哀啊~(细细声)”

“你讲我坏话啊?”

  韩皓臣突然用想杀人既眼神SEE住我。

  呢个人有顺风耳啊?定系係我身上裝左偷听器啊?感都听到???

“你发咩傻啊?快过离啦!”

“哦!”

  呢个时候,有位吖伯行过离。

“少爷,活动开始啦!就差你渣。”

“好,我知道噶啦!你就去做你自己既事就得噶啦!沅管家。”

“系。”

“管家?而家咩年代啊?”

“系你见识少啫,就系识大惊小怪。”

“人地边有……”

  本来想继续讲既,但比眼前既操场吓一跳。

“好大啊!”

“又来啦!都话左你见识少。”

“呕死……”

“你今日就同我乖乖地,就坐係我帮你安排既位置,无乱行去边啊!”

“哦,感可唔可以去厕所啊?”

“你!”

“喂!臣。”

“咦?你地来左啦?”

  转过头一T,原来系头先果三个,即系彰、轩同埋熙。

“你地而家先来噶?”——韩皓臣

“乜你晤系一样岩岩先到咩?而且我地有D事耽误左啫,加上又未开始,你急咩啊?”——熙

“你地会有咩事啊!肯定系晒时间争边个埋单啦!”——韩皓臣

“感你都知!你又真系古中左窝。”——轩

“仲讲感多,你快D就位啦!”——彰

“恩,感呢旧木柴你地就好好帮我照顾好啦!”——韩皓臣

“我?唔使……”——静

“距地会帮我照顾你噶啦!”——韩皓臣

“哦。”——静

“得啦!你就快D去啦!”——彰

“米就系,静我地会照顾好噶啦!”——轩

“恩,感就See you later(迟D见)”——韩皓臣

“恩。”——大家

  搞乜鬼啊?带本小姐来呢度然后之后又走左?无D良心,竟然将我丢低。

“你地知唔知韩,唔系,皓臣距去边啊?”——静

  始终唔习惯感样叫韩皓臣……

“距?距去左同班员工比赛罗!”——轩

  原來系比賽,感距都几有亲和力啊~~~

“都唔明距既,同班员工跑到成身汗为乜呢!”——彰

“米就系,点讲距,距都唔听,真系无距办法。”——熙

  或者,距感做都系想D员工觉得距并唔系果种高高在上既董事长挂,其实距呢种谂法都几好啊!一来又可以比人容易接近既感觉,二来可以同员工了解下,从以改进自己不足既地方。

  呢个时候我向跑道既起跑线望过去,竟然见到韩皓臣。

“韩皓臣係起跑线上既?”——静

“系窝,T来距谂住比赛第一场,第一场系咩比赛啊?”——熙

“好似系200。”——彰

“感Easy,距肯定系第一噶。”——轩

“不如我地同韩皓臣打气罗!”——静

“恩!”——彰&&

“皓臣,皓臣,无离精神:皓臣,皓臣,浪费星辰!”——静

  一瞬间,全场既目光都集中係本小姐身上,当然唔少得比我讲既韩皓臣了。

“呵呵``讲下笑者,无感紧张嘛!”——静

  呢个时候彰距地已经忍唔住笑左出来。

  而企係场上我地既韩大少爷亦难免用凶狠既眼光T住我,呢种情况,唯有……

“皓臣,皓臣,罗梗NO.1!”

  此时此刻,全场观众都拍晒手掌,至于我地既韩大少爷就竟然微笑![至于点T到距笑?其实系有个好大既荧光屏!]本小姐有甘好笑么?

“加油啊!”——彰

“罗第1名啊!”——熙

“跑快D!”——轩

  听到我地既加油声,皓臣对我地做左一个胜利既表情。

“邦——”

  伴随住枪声,大家都尽自己既最大努力冲向终点,而韩皓臣简直好似一支箭感,嗖一声就到左终点。

  果然都系韩皓臣赢左。跟住距就傻左感飞奔过来,仲搞到索晒气。

“恭喜你窝!^_^(微笑)”——静

“你想死啊?头先感帮我打气?信唔信我卖鬼左你啊!”——韩皓臣

“帮你打气都闹!你呢个人肯定有问题啊`````”——静

“卖咩啊?静你几时做左距既奴隶噶?”——彰

“仲衰过做距奴隶啊!”——静

“乔静仪!”——韩皓臣

“咩渣````”——静

  本小姐惊你么?我自细吓大噶!

“你想死啊?你最好无忘记我系你边个!”——韩皓臣

  听到呢种语气我就顶唔顺,你无真系当本小姐系你奴隶好唔好?

“车!好巴闭咩?最多米同你打官司!法庭见!哼!>_<#(非常嬲,冒晒青筋)”——静

“喂!”——韩皓臣

  即讲完即走,韩皓臣先觉得唔妥,即刻叫,但本小姐无理,继续行自己!

  我先唔理距!无端端将我扯过来,人地好心帮距加油,距竟然闹我?[作者:你既加油方式亦未免太……]仲真系当我系距奴隶感窝!既然距感对待我,我先唔帮距啊!!!

  突然,有只手捉住左我,转过头一T,系韩皓臣?距追上来做咩啊?唔同知道自己做错左?冲上来向我认错?

“撞鬼你啊?突然捉住我!”

“你行感快做咩啊?唔系要行过去律师楼挂?我送下你啦!”

“你!”

“好啦!讲笑啦!你仲因为头先我闹你而嬲啊?”

“无聊!”

  我转过头来,打算继续响前行,但韩皓臣竟然大叫:

“对唔住吖!”

我傻左一下,距又想搞咩花样啊?无可能会甘大方同我讲番句对唔住噶~莫非有其他人?

“有其他人?”(细细声)

算你醒啦!仲晤快啲配合我?(细细声)

  唉……简直心灰意冷。

我无嬲你啦~傻瓜。我只系有啲晤舒服,想散下步渣。

  忽然觉得自己既演技几好啊~~其实我都有霖过去提名欧斯卡影后噶!后来再考虑清楚,费事令到其他人因为我而感到自卑。竟然会输比我呢啲甘后生既细路女,之后霖唔通去寻短见就唔好了嘛~我并唔想成为间接性既杀人犯!!!!(暗自奸笑)

真既?你真既无嬲?

嗯嗯。

你唔系厄我挂?

真既!!!!我讲既野你都唔肯信啦?使唔使我打你几下,等你感到呢一切都系真既啊!

好啊~

  竟然话好~你真系身痕啦!如果唔系有人,我一定会打到你连现实都分唔清!!!!

你真系傻啊!我先唔舍得打你啊!

  NEXT、韩皓臣无端端定住左。搞乜啊,又话要配合?距做咩成副惊讶既样呀?

你……

甘米好咯~大家都无事!

 一直企系后面既彰&轩&熙终于出来。

你哋!!!!

 见到一直以为自己无比人发现既三条友~我故意当咩都唔知。

好啦!你哋两公婆终于和好啦!系咪应该请食饭呢?”——

又关你哋事?”——皓臣

哇~你点可以甘讲噶?”——

米就系,如果我地晤鼓励你追出来,我惊你哋两公婆听日就要去律师楼搞离婚手续啊!”——

你仲讲!!”——皓臣

好啦!费事整你啦!熙,我哋系时候去打工啦!”——

系窝~差啲唔记得左添~甘下次再稳你请我哋食野!记住啦!”——

系就快去啦~唔好系度做电灯胆~”——皓臣

臣,我都够钟翻去啦,下次再约过吖。”——

嗯,拜拜!”——皓臣

喂!我有啲觉得意外。

点解?

你堂堂一个韩氏董事长,点会同彰距地呢啲普通人成为好朋友?有钱人应该同啲有钱一齐玩咖~

系呀~所以距地同我都差唔多咯。只不过有时候会趁时间无安排,趁机做番自己想做既野,就好似我去做溜冰教练~一样既性质。

甘距地分别系?

你甘有兴趣知道?莫非你对距地其中一个有意思?

你个脑装打结既毛线噶?专霖埋啲无用既!!

你!算~见系你,我就大概讲下距地咩身份啦!

安藤彰------安氏集团太子爷,平时得闲就会系寿司店兼职寿司师父,或者偶然去左下心理医生,距本身对心理方面既知识非常有研究。可惜为人比较花心。

程熙--------程氏饰品集团副总裁,对咖啡有浓厚既兴趣,所以不时会去啲咖啡店做散工。个人性格方面比较活泼,或者应该系形容距活泼过度,傻傻地。

施秉轩------施施财贸集团CEO,因为工作能力非常出色,就算接左距爸爸既公司,都可以将自己既时间处理得游刃有余。空闲既时候就会跟住程熙一齐去咖啡店打工,为人吊儿郎当。

甘而家你清楚了挂?

嗯。甘你呢?

你讲笑啊?我既野都知啦。

唔好甘T得起我~反正你都讲左甘多,索性介绍埋你自己啦!

好。我——韩皓臣,韩氏集团既董事长,偶然会去做个溜冰教练。为人一表人才……

训棺材~~~~

你讲咩啊?

我话你,英俊潇洒——生cancer!哈哈哈

乔静仪!

哇~快闪!!

你同我企系度!!!

听你讲都傻既~

你比我捉到你,就死梗!!!!!!!

:P(吐舌头)好惊吖!!!!有本事就追上我!!!

  就甘样,我同韩皓臣追来追去,结果?我梗系比距捉到啦!你古我只脚够人哋既长咩~~只怪自己命苦!!!最后仲俾距扯左去溜冰……

喂!练左好耐啦!可唔可以休息下吖?

NO窝~我头先讲过,你比我捉到既话,就死梗,我要讲得出做得到。

甘又唔见你讲钟意我就真系钟意我~无聊!(细细声)

如果你系甘霖既,我唔介意满足下你噶!

  个死人韩皓臣竟然边讲边行近我,仲奸笑添!

你,你想做咩啊?

实现你既愿望嘛。

我……你……

嘻嘻……

  啊~~~我既清白啊!

少爷,时间到啦,要去Party啦。

  呼~吓死我。

仲唔行开!

你会唔会霖多左呢?我先对你无兴趣,巨人。

你!

  哼!激死人啦!!!!!!So What?最后米又系乖乖地跟住距去Party。

喂!韩皓臣,唔入去得唔得啊?

都已经到左门口,你想唔入去?难了……

呜……

快地行啦!

  就甘、我又眼白白T住距扯住我入去。

哇!好靓啊!呢间屋既主人肯定系个有钱人啦!仲好有品位。

我就话距精神有问题。

精神有问题?如果精神有问题都可以甘有钱,我真系宁愿做个痴线既。

我T你系精神有问题既穷鬼。

唉~真系就算精神有问题都唔够人哋有钱,我真系可怜。

你知道就好,所以平时唔好随便出来吓人啦。

甘你比我仲可怜啦!

点解啊?我比你正常得多!

NONONO,你霖下啦!一个正常既人点会同精神有问题既人合作啊?除非呢个自称系正常既人其实系有好大既精神问题啦!甘就讲得通啦!

你映射我啊?

唔知呢~甘就要T你觉得同你合作既我系米精神有问题啦~

你好嘢!

  此时,上次果对男女行埋我地呢边来。

两日无见,唔知你哋练成点呢?系米决定放弃啊?”——H

多谢关心,进度非常好!因此你唔使惊到时输唔到比我哋噶!”——皓臣

希望啦~~”——H

希望到时俾个似样啲既巨人窝~唔好比赛过程中输得太难T!”——Y

呢个你就唔使为我操心啦!死老太婆,讲甘多废话,小心你个肺有事啊!”——

好啊,甘我就放长双眼T你既精彩表演了窝。”——Y

我一定会竭尽所能既。”——

走啦!H ”——Y

嗯。系了, 多谢你上次果份计划书窝,令我间公司攒左唔少。”——H

  计划书?究竟系咩一回事?

韩皓臣,咩计划书啊?”——

……”——皓臣

乜你唔知噶?我哋既韩皓臣先生为左可以换来更多时间俾你练习,送左份非常值钱既计划书俾我,交换条件就系比三个月时间你哋。”——H

即系……”——

你唔会系以为我会甘好死,无端端竟然比你哋三个月时间练习挂?”——H

同距地讲甘多做乜吖!快啲走啦!”——Y

嗯。”——H

  原,原来,距并唔系因为对方认为我实在太水皮,觉得比赛会唔公平而让我哋用三个月时间练习之后再比……系因为韩皓臣,因为距牺牲自己应该攒既钱,用计划书交换!!!!??

韩皓臣!你讲!点解?

有咩好讲啊?

系米因为我?为咗我而牺牲计划书?

唔系啦~你无霖甘多辣!

甘系咩原因啊?!

因为,因为我唔想你拖累我~我想赢,但你既实力实在超唔得,所以我先会牺牲呢啲钱渣~OK?

真系因为甘?

你天生多疑啊?使唔使我带你去T下心理医生啊?

我先无啊~

无米无咯~甘就快啲乖乖跟住我啦!

嗯嗯。

幼稚王!

 瞬间,韩皓臣连青筋都冒晒出来,搞到我差啲笑咗出来。

  唔使讲,叫距呢个名既肯定系距班好Brother辣!

想死吖你?叫你唔好叫我呢个花名辣!你以为仲细个吖?”——皓臣

  韩皓臣即刻捉住彰既领衫。

咳、咳,放手咯~你想谋杀吖?吾讲咪唔讲咯~”——

  -.,-(裂开嘴轻声的笑)听到彰呢番话之后,皓臣先肯放开距。

你如果再系外人面前叫我既花名。我就罗你来BBQ!死章鱼!”——皓臣

你米又叫人哋既花名!?况且呢度边有外人呢?除非你将你老婆当成外人辣!”——

  又扯上我?不过认真啲来讲,ME真系外人来既。所以我觉得无咩所谓咯。但系韩皓臣好似紧张啲咩甘,慌慌张张。

我边有啊?我系指下次吖!!我先唔会忘记距系我老婆吖!以及,你当周围啲人死噶?甘多唔识既你仲够胆讲无外人?!!!你系盲既定聋既?”——皓臣

哇~使唔使甘大声啊?所以,静……”——

啊?”——

唔好同呢个大声公一齐,否则过一段时间之后变成聋既。”——

  呵呵……我T彰就系因为甘样先搞到聋左~

  忽然,彰扯住我只手,想带我走。BUT,俾韩皓臣狠狠打左下。

啊!!!死臣,做乜打我窝~痛死辣!!”——

下次再趁机抽水,你就死梗!听到未吖?”——皓臣

知辣~甘钟意呷醋。”——

打得你唔够痛吖?使唔使再来一次重手啲既吖?!”——皓臣

哇~受晤起。”——

  哈哈,真系傻傻地,人哋捉下我只手都甘激动,唔知我哋两个系合同关系既人,一定会认为韩皓臣钟意到非常着紧我。

讲起来,得你自己一个来啊?”——

唔系啊~轩同熙都有来者。”——

距地唔系去打工咩?”——

忽然霖起要过来挂~向店长请左假就过咗来啦。”——

唔见距地既?”——

好似去咗扣女。”——

甘你唔去?惊条女发现啊?”——

我无女朋友。不过未来既就系我面前,唔知你愿唔愿意……”——

喂!你当住我面勾引我老婆啊?你肯定身痕啦!”——皓臣

嘻嘻……讲下笑者~”——

你再试下,T下我扽晤扽你~”——皓臣

车~费事英年早逝,去扣女,拜啦!静”——

拜拜~”——

喂。木柴,唔好同距行得甘亲密啊!

点解渣?彰份人都几好呀~

距份人好花心,又滥交!女朋友有十几个,简直就玩世不恭。

关我咩事窝~~你惊彰会抢走我啊?

痴线!我先唔会啊!

车~

无讲甘多,去同呢个Party既主角打声招呼先吖!

嗯嗯。距系个点样既人啊?

怪人一个。

吓?甘男定女啊?

不男不女!

……

  我怀疑距系咪形容紧距自己。

韩皓臣!

  后面传来一把女声叫住韩皓臣,转头一SEE,系一个好有女人味既女人。

嘻嘻……

笑咩笑!你头先话我咩啊?

无啊~米话你好有女人味咯!

系磨?但我头先听到你讲不男不女窝~唔知你仲记唔记得呢?

你听错辣~~~~

仲讲大话?想死啊?!!咦?呢位系?

  对方忽然望住我,唔会系误会我系韩皓臣既情人挂?我T距地之间既气氛熟得好似情侣,应该系韩皓臣杯。我霖我要清晰撇清同韩皓臣既关系,费事比个女既认住咗我咩样,然后派人将我人间蒸发!!!我先唔想甘快DIE吖。

我同距无关系噶!亦唔系距老婆啊!你唔好误会啊!

哈哈哈哈哈……

  咩情况?对方竟然大笑起来?鄙视我?!

正木柴!少讲两句啦!讲多错多。

我……

小妹妹,应该系你唔好误会我系呢个傻仔杯啊。

乜,唔系咩?

哎~真系可爱,难怪你始终择番距做你老婆。

妈咪!唔好再讲啦!OK?

妈,妈咪?@_@(感到意外)唔系挂?

  仔细T伯母既样,最多二、三十岁。竟然系一个甘大既仔既妈咪?

真噶!边个得闲厄你渣!

甘,计下计下,你妈咪米既系十几岁就生左你?

你!多事!

……

无所谓啦,呢个系事实嘛!我确确实实十几岁就有咗皓臣,所以我唔介意你哋而家有BB噶~~~快啲仲好!

你乱讲咩啊?有病就快啲去食药,或者直接送你去医院复诊啦!=^_^=(脸红)

哎呀~乜原来我哋既韩皓臣先生识面红噶?

妈咪啊!!!

唔同你讲,小妹妹你叫咩名啊?我唔记得咗了。

  ?伯母讲既嘢甘奇怪既?我无讲过我既名,点会话唔记得噶~~

我叫乔静仪,伯母你叫我静就得了。

原来系小静。

系啊~伯母。

仲叫伯母?你哋偷偷结婚唔讲我知,而家见到啦,竟然叫你老公既妈咪我做伯母?太见外辣!

嗯,我知啦,妈咪。^_^(微笑)

甘就岩啦。我呢个仔,就系晤善于表达自己既感情,真系要多得你多啲理解距。

我会噶啦!

不知不觉都好夜啦。有咩下次见面再倾啦!我哋走先啦。

好啦~下次记得带埋小静。

得啦!系了~差啲唔记得咗,妈咪,生日快乐窝~恭喜你又老一岁啦!

正衰仔,Thank you

今日系妈咪你生日啊?

系啊。

因为呢条友仔(韩皓臣)无讲我知,所以我无买生日礼物来。

吾紧要。

但我有个自己整既许愿瓶,小小心意,祝妈咪越来越靓!

  妈咪接过我既许愿瓶。

多谢晒呀~你真系心灵手巧,我会好好保存。

嗯嗯。甘我哋下次有机会再见吖!拜拜!

嗯,拜拜。

  岩打完招呼,又俾韩皓臣扯住走。

喂!痛啊!!放手啦~

你边度罗啲甘既瓶噶。

米讲左系我自己整既咯~

哦……原来系甘。

做乜啊~~~系咪觉得大开眼界啊?

怪唔得我一直霖究竟系边间公司,可以将好地地既玻璃樽仔整到甘样衰,仲好意思卖俾甘低品味既你,一度令我怀疑厂家究竟有无脑既。但照甘T来,亦难怪既,因为出自你手嘛~~~

韩皓臣!!!系你自己眼光有问题好唔好!你仲好意思讲!你妈咪生日都唔同我讲,搞到我咩礼物都无买~~~好彩仲有个许愿瓶。

甘我宁愿你唔带。

系你~~差啲害我系妈咪面前出丑,身为你老婆,竟然连你妈咪生日都无准备礼物,几吾好意思啊!

身为我老婆?嘻嘻……(细细声)

你一个人傻笑咩啊?

无,无咩啊。

不过妈咪真系好后生,又靓女,为人又开朗,容易沟通。

所以我先话距怪。

呢啲系优点哇!咩怪啊!

距同我感觉似朋友多过似我妈咪窝~

我霖系你有问题~~~

讲你自己啊?!

去死啊!!韩皓臣!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