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Eager toa darig love

2014.请多注新浪围脖 my name “Maa-Yii”

 
 
 

日志

 
 
关于我

神经质. 时而大大咧咧. 时而静止. 我的内心.没多少人能懂. 感觉自己会想太多~ 我是一个幻想家!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小故事] 梦 中 梦 中 梦  

2012-02-27 22:25:08|  分类: 原创小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个房间,总觉得好像有些什么。本来是弟弟的房间,不知道什么时候,房间就像被不明生物侵占,就如另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

进去,便是灭亡。坐在外面的我们却又止不住去探究的脚步。

打开那道诡异的红色木门,里面很黑,站在门口就已经是极限了,更别说跨进去。胆大的他们,想继续往前。

我想制止,嘴上不自觉说:在房间左边的走廊上,黑暗的尽头住着一个孩子。你们还要进去吗?

话落片刻。一股刺冷的气氛包围着我们,他们停止了动作。我的心却早已绷紧,

因为。这个房间什么时候有走廊了,而我又怎么会这样说?莫非……

 

一阵电话响声把我从恐怖的气氛中拉了回来。来电显示-Bowie ?她提醒要我记得晚上准时到。电话挂掉,我才意思到刚才只是一个梦。

时间不知不觉跑到晚上了。我准时来到邀请函的地址,那是一个教会的聚会,虽说不知道为什么会和Bowie一起收到邀请函,反正也是无聊,就过来走走也好。只是这个教会还真奇怪,要有邀请函才能进去。

没想到在里面还遇见Gamig、B君、小飞、红红。一问之下才知道她们也没收到邀请函那东西也进来了。什么嘛。聊了一会,便和Bowie先走开了。走着走着,总感觉不对,回头看看,Gamig她们却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奇怪,怎么走得那么快?进到大厅,人影也没见几个,什么啊?!可是想想也不对啊,刚刚明明就看见有很多人进来了,怎么都凭空消失了?

Bowie嫌着无聊便拉着我想外走了。。天空有点阴沉。晚上的光芒全靠着灯色来存活着。

我们来到经常逛的街道。前面是地王,后面是象溪商场。Bowie突然说要去地王拿什么东西,让我陪她一起去。

今天才发现地王底层有部分在装潢,在那发现一个熟悉的背影,走进一看,是“爷爷”,我让Bowie自己去拿东西,我去跟他打声招呼。

他说在打零工。那么瘦,这水泥的功夫岂不是很辛苦?闲聊没多久,Bowie回来了。“爷爷”也继续干活去了。

接着我们去逛店,Bowie说要买衣服。对于那些衣服,我是没多大的兴趣。

只是...这店铺里,人们的眼神很诡异,瞳孔失去了色彩般,就像没有灵魂的躯壳,空空的。

身体都起鸡皮了,Bowie倒看得挺enjoy。我提议要离开,她却说要再看一会。

忽然,其他人开始着魔般一步一步向我们靠近,手上也无理地拿着一个.......小孩?!!!!

她们都是一手拿着小孩的脚腕,孩子那乌黑的头发此时倒吊着,让氛围更添加一丝恐怖。

而Bowie却像什么也没看见,继续看着衣服。我立马拉着她跑到老远。这才松了一口气。Bowie则在一边埋怨着我。

此时小飞出现了。我正想要问她和大家刚才一瞬间去哪了。她却拉着Bowie向前面不远的一间鞋店走去了。我也只好罢休。

眼前的这间店很气派,她们早已在一边开心地试着鞋子。无奈之下只好自己一个走走,反正这店也挺大的。

在一个隐蔽的角落,一道虚掩着的门里面传来声音,好奇心驱使着脚步前进。

里面有一群护士和医生,本来就很奇怪,再发现她们手上拿着的,竟然和刚才的店员一样,是小孩?!

她们在打闹着。本应该会存在的打闹声,此刻却像被什么阻挡了去路,我什么声音也没听到。

而身边的人也没感觉似的。再看看门隙的那群人,他们手上的小孩,因为打闹,头也掉下来了。才发现,原来都只是玩偶,怎么做得那么真?

正疑惑,却感觉一阵冷风吹来。抬起头,那些医生、护士全都往我这边死死盯着,非常诡异。

下一秒,她们发疯地冲来,我害怕地将门狠狠关上,赶紧回到Bowie身边。

她们说在等店员找适合的码数,我好奇鞋子的样子,便凑上去一探究竟,鞋子不错嘛。

店员忽然转过身,说要再找一找,请我们再等一会。这个人有点脸熟,是在哪里见过吗?

我低着头想着,却发现这个店员是赤脚的。而他的脚,却像一只蜈蚣的一边,不仅有很多只脚趾,还全都在一侧。

我吓得赶紧拉着她们走。一段距离后,才停下来。我给她们解释刚才所见到的,她们反而用怪异的眼神看着我。

你们是怎么了?我激动地喊着。换来的是冷冷一句:是你怎么了吧?一直奇奇怪怪的。

我再把刚刚发生的重复一遍,却发现她们的眼神早已和衣服店的人一模一样。

醒觉吧。融入我们吧!这里是教会的世界,不能有真正灵魂存在的世界。Bowie此刻面目可憎,早已不是人了吧。她们手上也握着小孩,不同的是,我清楚地看见,那些小孩,并不是玩偶,是真正有血有肉的。

渐渐。不知在哪里聚集而来的人群,越来越多.....

他们越走越近,几乎把我淹没........

 

“啊————”

猛地一下,醒了。

公车上的乘客都奇异地看着我。是太累了吗?竟然在公车上睡着,还做了这么可怕的梦,额头都出汗了。真是的。

到站了。上来的人样子真面熟。

“蜈蚣脚!!!!”不知不觉把想的喊了出来。

男生倒是轻笑一下。真是丢大脸了。车上其他的乘客都笑了起来。

再偷偷看了几眼,这个男生,他不是那个当红男子组合的队长吗?难怪这么熟悉,可是怎么还以那么恐怖的角色出现在梦里。

车子又到站了。拥挤的人群变得稀疏,“队长”也坐下来,坐在我的隔壁的空位。还抛来一句,蜈蚣脚是什么?

我尴尬地笑了,把刚才做的噩梦说给他听。却换来他爽朗的笑声,或许察觉到失态,他便说起对不起。此刻我又坠入思考。我,有跟他很熟吗?

想得入神,车外下起细雨也不察觉。直到他推了我一下,问有没有纸巾。我匆忙地在乱糟糟的袋子里翻找着。

还有一张。我兴奋地说着。迎来的竟是他注视的目光。怎么了?我傻傻的等待回答。

没什么。他接过纸巾后,话没了下文。

静下来的气氛让我又死死地睡了过去。

醒来发现车子换成保姆车了。司机是经纪人?什么时候其他成员也出现了,唯独他反而不见了。

我们玩闹了一会,不远处却传来他的歌声,队员去把他找回来。他依旧是那张微笑着的脸,多的不过是头发上那几滴雨水。

没多久,我和他在同一个地方下车,看着经纪人他们远去。

雨开始下得很大。也只有他的一把伞,要淋雨吗?

正想道别便一股劲冲回家,他却说话了。你住在哪?

嗯?没想到,我们住的那么近。他说顺道遮我回去。

怎么住那么近我也没发现呢?就那么没缘分吗? 不自觉,心里的想法早已跑出来。

他笑了笑,是你没发现而已。

我疑问的看着他。他正要解答......

--------------------------------------------------------------------------------------------

“叩、叩、叩。”

“吃饭啦!!!!”

呃?一切都消失了,只剩床头那刺眼的灯光。

睁开眼,回应了爸爸的话。才觉悟一切都是梦。

这个梦,真是的。害我几乎把现实和梦境混淆了。

更可惜,最终没得到他的回答。

 

 

                                                                             --------------------------------------------

                                                                                             本文大部分是梦境。纯粹小部分改编

                                                                                                               Miery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