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Eager toa darig love

2014.请多注新浪围脖 my name “Maa-Yii”

 
 
 

日志

 
 
关于我

神经质. 时而大大咧咧. 时而静止. 我的内心.没多少人能懂. 感觉自己会想太多~ 我是一个幻想家!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爱情小故事]5.11梦境改编-恨你因爱你   

2012-05-12 01:12:50|  分类: 原创小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缓慢地一步一步,多长时间了?两年了,现在再次回到这里。曾经的装潢改变了,曾经我的也改变了。推开门把,见到久违的店长。依旧是慈祥的笑容,可惜我却不是当年依旧懵懂的女孩了。

脚步在不知不觉中变得沉重,因为什么?因为紧张吗?呵呵…尽管我脸上笑得灿烂,内心的那条刺还是存在着的。
欧阳问着我的近况,我粗略回答了。毕竟这次回来的目的是…

五年前,笨拙的我来到这里当学徒,为喜爱的咖啡而努力。在店里,欧阳的耐心让我懂得了很多。当然,我也没法忘记那个我所对不起的人。
那个一起努力过的男生,如今已成为男人了吧。
我不会忘记我们一起追着欧阳提问;不会忘记一起因为做错事而被欧阳惩罚;更不会忘记曾经狠狠相爱过……
可惜,一切也只是曾经了,并不是未来。
话说回来,这次回来是为了继续向欧阳学习,希望能在这间“Honey”更加巩固。两年前为了我的前途,到了外国进修,果真获益良多。可惜,却从此少了那个“挚友”…

欧阳同意我再次在“Honey”工作。只是她担忧地问道,“他也在这里,你们之间以前是怎样我很清楚。但现在,你们的事情我也没必要清楚了。你们都是我的好徒弟,我希望你们和睦相处。你亦要清楚,你那次对他的伤害,并不是说抹掉就抹掉的。”
这一番话,令我彻底沉默。
是啊,为了前途,为了梦想的我,不惜放弃所爱的人,不惜抛弃了他,这是无法改变的事情。尽管过去两年了……

-------------------------

五年前。

 

“初次见面。你好!”我笑得灿烂地向着面前这个男生打招呼。

“呃,嗯。”只是对方并不领情嘛。哼。

Latte!怎么这样的语气?这样很没礼貌的!呵呵。Mokha,你不要介意,他就是见到漂亮的女生,害羞了。”店长欧阳歉意地跟我说着。

“呵呵,没关系。”我也微笑着回应。

 眼前的男生是欧阳的养子,也是和我一样,是欧阳的徒弟,不过论辈份,他就是我的学长了吧?

“以后你们都要住在‘Honey’附属的屋子里,要给我好好学习啊。”

“是的!”嘻嘻。终于,要开始我的梦想,为成为一位咖啡师而努力了!

在我弄好房间里的行李后,好奇心使我悄悄地走到那个男生的房间里。

哇....简洁当中又带有咖啡的味道,白色的墙边有淡淡的咖啡色。

里面的摆设仅仅只有纯纯的白色和咖啡色,而白色的分量却比咖啡色要更多一些,这.....

“就像一杯Cappuccino。”

“不要在那边胡言乱语,这是Latte。”

顺着声音的来源,是他。忽然的出现,使我有点慌乱。

“为什么?”

“为什么?你是白痴吧。难道你不知道Latte和Cappuccino的区别吗?”

“这个.....”两者好像差不多。

“Latte咖啡的制作需要一小杯的Espresso和一杯牛奶,而其中牛奶的份量要比咖啡的多。相反,Cappuccino中Espresso的份量要比牛奶多。而我的房间,很明显就是牛奶的份量比Espresso多,这应该是一杯Latte。”

“这个.....”他说的,让我彻底无语,也使我感到被他踩在脚底。

“不要告诉我,这么简单的基础也不知道,就来当欧阳的徒弟。还是说,你眼睛有问题,是色盲?”

“你!!”

“记住,Latte。我的名字。白痴。”说完,他便回到他那“牛奶比咖啡多”的房间去了。

“我才不叫笨蛋!我叫Mohka!”

哼!混蛋!简直就是讨厌鬼!

这是我第一次离开家。来到遥远的地方,就仅仅是为了我的一个梦想,为了那一次,在我受尽寒冷时,初次尝到咖啡带给我的温暖而努力。自然而然,晚上害怕地无法入睡,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办好。去找欧阳一起睡觉吗?貌似她今晚不在家里。要不出去客厅看电视?

不知不觉,抱着棉被的我,打开了电视,在沙发上不断地转换着不同频道。却见到电影频道在播放一部我感兴趣的恐怖片。这样子的气氛简直就是看恐怖片的调味料,顶着内心的恐惧,把画面定在了电影频道。

时间也不知道过去多长时间,我只知道恐怖的氛围蔓延着我的全身,正是这个时候,身后传来“da、da、da”的声音。

“是谁?”换来的却只是空荡荡的回应,谁也不在。

待我继续投入恐怖电影的时候,一只手搭在了我的肩膀,我的身躯止不住地颤抖,究竟,是谁?!

“大半夜的,你在干什么啊?”Latte揉着眼睛地说着。

“被你吓死了。我还以为是鬼嘢!”

“那是你吧。这凌晨时分不在床上睡觉,在这里看恐怖电影,是很闲吧?”

“哪有,我就是睡不着啊。”

“为什么你会对咖啡感兴趣?”他也坐在沙发上。

“你想知道?”我瞪着圆碌碌的眼睛望着他。

“呃,现在不是很想知道了。”大概他感觉到我眼神中的不妥,立即改口了。

“呵呵,开玩笑了。”在这寂静的空间里,除了微弱的电视声音,就剩下我的笑声在徘徊。

“你这样比恐怖片要恐怖。”他淡漠地说出这一句,真是有点热血沸腾了。

“你!算了。给你说说故事吧。

我的家,离这里很远很远。尽管家里条件不是很好,家里的温馨也让我感到无比的幸福。也许人就是在得意中失去最重要的东西吧。我根本没想过会有那么一天,亲眼看着父母倒在我的面前,再也无法看见他们的笑容了。

原来突然面对这样的事情,我竟然可以那么冷静,在葬礼上,我一滴泪也没有流。那时候很小,没有家人的我,开始流浪街头。曾经绝望的想就此结束自己的生命,这样还能和他们相遇。

直到那天,我记得天气很冷。本以为会像卖火柴的小女孩一样冻死街头,没想到这个时候会遇上欧阳。

她端着一杯热咖啡。那是一杯摩卡。她递给我的一刻,我无法置信。

当我喝了一口,那种久违的、温暖内心的感觉,终于再次出现。欧阳很亲切地扶起我,把身上衣服搭在我单薄的身躯。

她说要不要学习咖啡。我觉得很奇怪,陌生人之间也能这样的吗?后来欧阳说了很多很多关于咖啡的东西,渐渐地,我也爱上了咖啡。答应欧阳,到这里学习。就这样咯。”我笑了笑对着他。

“你....不觉得这样的命运,很不公平吗?”

“或许吧。但,现在能在这里向欧阳学习,能和你在这里聊天。也算是老天对我的眷恋啊。”

“那你原来的名字?”

“在欧阳把我捡回来的时候,我就把它丢在回忆中了。我永远无法忘记那杯摩卡咖啡带给我的温暖,我希望能成为一个温暖内心的人,因此,我给自己改名叫Mohka。”

“嗯嗯。”他沉默了。像在思考着什么。

“那你呢?记得欧阳曾经说过,想把过去抛弃的人,名字中总会有一个故事。‘Latte’并不是你真实名字吧。”

“嗯嗯......”

“既然我把我的故事告诉你了,你也改把你的故事告诉我吧?”

“为什么?我又没答应你什么。”

切,想赖皮。不可能!

“欧阳说过,如果女孩子把自己的深处故事告诉给男孩子,男孩子也把他的故事告诉自己,那么他们就是朋友。否则,听了别人的故事又不愿意说自己的事的男孩子,是要对女孩子负责一辈子的。”

这样子说,还不能把你吓到?嘻嘻。

“呃,我说。”立即看见他的额头出现三条黑线。看来有效果嘛。

“嗯嗯。你说。”

“我不像你,还能有家人的回忆。忘记从什么时候,我的家人就是欧阳。我的亲生母亲是她的好朋友,因为某些事情,她不能认我,只希望我能在欧阳照顾下好好生活。从小我就问过欧阳,我真正的名字是什么。欧阳只问了我一句,你要的是未来,还是过去?年龄虽小,我也明白欧阳这一句话的含义。若是我选择未来,就不要执着过去的事情。若选择过去,也没必要留下来接受这里未来的事情。自然,我没再问过这个问题了。至于名字,欧阳却告诉我,只要记住‘Latte’这个词就对了。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为此,我不再追问过去了。在欧阳教育下,我也开始对咖啡感兴趣了,所以开始答应在这里学习和生活。”

他的身世,他的命运,比我都要不公平吧。我还能拥有过去,而他却不能知道。

“没关系,过去没有记录,现在开始就可以啦!从此我们就是好朋友。嘻嘻”

“谁跟你是好朋友啊。白痴妹!”

又是这样,真是讨厌。算了,我深明大义,才不跟你计较!

“我们当然是好朋友啦,我们都交换秘密了!我们还要勾手指,约定不把这事说给第三者知道!这是属于我们的秘密!”我伸出尾指,等待着他的回应。

他犹豫地举起右手,把脸别向一边,才愿意和我勾上了手指。

从未想过,这两只小手指还把我们的红线勾在一起了。

 

-----一年后----

“你怎么还是那么白痴啊。不是让你记住要用纯净水来冲泡吗?否则会影响咖啡真正的口感的。”

“对不起嘛。”我嘟着小嘴,在这讨厌鬼面前不得不认错。

“重新再做一杯。”

“哦。”

把失败的那杯咖啡倒掉,就开始着手重新做一杯。

在Honey已经一年了,书本上的知识,欧阳早已经教得差不多了。

于是便开始让我们实践,虽然在理论上能和Latte不相伯仲,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在实践上,总是比他要差。

而且他的学习能力又强,欧阳教一次他就能做出来,还能做出自己的风味。

结果,欧阳没空的时候,就由他来指导我,真是气死了。

经过一番责骂,和我的不断改进,总算冲泡出一杯合他口味的Mohka。

为什么是Mohka?而不是属于他的Latte?我也问过他,他却只说一句:“交换”

哼哼。谁知道你要表达什么嘛。

接着,就轮到他给我做一杯Latte。

每次在他纠正好我的错误后,他总会亲自冲一杯Latte给我。渐渐地,在Mohka和Latte之间,我更稍微偏爱Latte。但也只局限在他所冲泡的拿铁。偏偏他所冲泡的咖啡中,大家最少尝到的就是拿铁。这就像是专属于我一样。

我们就是这样,在休息的时候,会在露台坐着,喝着对方冲的Latte(Mohka)。

欧阳曾经私下问过我,我和他之间是什么关系。

当时我就懵了,大喊:当然是朋友了。还会是什么。

 激动的话语却只引来欧阳的笑声,说着:你们也还小,不清楚也是能理解的。毕竟‘旁观者清,当局者迷’嘛。

语毕,欧阳就笑着走了,只剩下傻傻的我。

17岁的我,还没接触过世面,更加不能理解欧阳在话语中所表达的意思了。

只是最近,Latte对我的态度有点奇怪,以往我们都会偶尔一起看相关的书籍,最后在同一张床上进入梦境。彼此的东西互相使用也没关系。经常就两个人单独出去走走..........

而现在,听到我说要一起睡觉,Latte先是很慌张,然后就会胡扯一大堆有的没的,就把我扔回我的房间去了。

东西也是,我们都是经常用同一个杯子喝水,也没多大问题啊。而现在,他看见我准备拿他的杯子喝水时,就会赶快喊停,再拿一个新的杯子装水给我。

还有,现在邀他两个人到处走走,他却推搪有什么事情,或者让欧阳陪我去。

搞什么鬼嘛!就像有什么秘密不能让我知道似的。还说是好朋友!

郁闷的我,不得不把这些想法和欧阳一一道说。

欧阳却故作玄虚似的说着:Latte一定是有喜欢的人了。

从未谈过恋爱的我,哪清楚爱情这个戏码。只是感到会即将失去一个很重要的朋友。我不愿意,非常不愿意。

从那天开始,我就开始紧紧跟在Latte的身后,想要看看是怎么样的女孩子,要把我的好朋友抢走。

奇怪的行为当然会引起他本人怀疑,自然而然,我被沦落审问的情况。

“说,你这几天到底是怎么了?每天就像冤魂似的,死死地跟着我。”

“哪有~我这不是保护你吗?难道你不知道你的美貌会引起你有生命危险的吗?”我笑呵呵地说着。

“少在那边给我胡扯。说!究竟是为什么?”

他一点也不吃我这一套。这下子,反而让我感到委屈了。想着会失去这个朋友,再次变回一个人。眼泪就跑出来了。

而Latte明显是被我这突然而来的举动吓到了,赶紧换成比较温柔的语气。

“你,怎么了?我没有骂你啊。”

“呜.....明明是你的错。”

“我...?我没欺负你啊。你怎么这样啊?”他的慌张中参杂了一丝怜爱,在顾着把眼泪擦掉的我,又怎么会看到呢。

“这段时间你都刻意疏远我!”

“我....”

“以前你不是这样的,我们会一起学习到深夜,再盖着同一张被子入睡。我们会两个独自去外面玩耍.....而现在,你讨厌地把我推开,还厌恶我使用你的东西,也不再和我一起出去了。难道你不喜欢我了吗?我们不是好朋友吗?”

他沉默地抚摸着我的头发,使得我感觉更不开心,是在默认我所说的吗?这样一想,眼泪就开始狂奔出来。

“还是说,就像欧阳所说的,你有喜欢的人了。所以打算不要我这个朋友了?”

“白痴,你真是白痴啊。我怎么会不要你呢?”

“那你是不是有其他喜欢的朋友了?”

“呵呵。”他微微地笑了一个。

“笑什么啊?”我擦干脸上的泪水,疑惑地看着他。

“笑你白痴啊!怎么会这么想的呢?”

“我...”一时之间,变得无语的反而是我了。

“欧阳说的没错啊。我是有喜欢的人。”

这一话,使我的心被重重地打了无数下。痛。

“知道吗?现在我不想和你做朋友了。”

顿时脑袋空白,难道就像我想的,他要离开我了吗?

“我希望你能做我的女朋友。”

“你,你说什么?”他的意思是说....

“白痴就是白痴,这方面也是白痴一个。就是说,我喜欢的人就是你啊。喜欢的程度,已经超越朋友了。我希望我们是恋人。懂吗?”

“那,为什么你这段时间都在刻意疏远我.....”

“毕竟男女有别,特别在我清楚对你的感情后,我更加无法平静地面对你啊。看见你扑红的脸,我就有想要亲你的冲动。可是这样我怕会把你吓坏,到时候连朋友也没法当了。之后让自己和你保持一点距离。没想到却成反效果了。”他红着脸说出一切。

“那,欧阳说的。”

“很明显啊,欧阳看出了我的心思,更看出你的想法,所以就跟你说了那样的话。”他捏了捏我的鼻子,温柔的样子。

“那现在,我们.....”

“你说呢?我就已经向你表白了。只差你了。如果你不喜欢我,那就算了...”

“我当然喜欢啦!”话一说出口,我都害羞得想找地方躲起来了。

“真的?”

我点了点头。这次,他笑得更开心了。

“我们要永远在一起。”

在这满天星光的夜空,他低头亲吻了我。闪烁的星星就像见证着我们的爱情。

 

-----又一年后----

经过时间的磨砺,我的技术有了很大的进步。

我们之间的感情也是越来越好。

最近欧阳总会不时说有关咖啡的爱情故事给我听,还说是为了让我更了解爱情这个东西。

听上去就知道她在胡扯。但我却很有兴趣听她的故事。

“他和她的相识是在一个宴会上,那时的她年轻美丽,身边有很多的追求者,而他却是一个很普通的人。因此,当宴会结束,他邀请她一块去喝咖啡的时候,她很吃惊,然而,出于礼貌,她还是答应了。

  坐在咖啡馆里,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很是尴尬,没有什么话题,她只想尽快结束回去。但是当小姐把咖啡端上来的时候,他却突然说:“麻烦你拿点盐过来,我喝咖啡习惯放点盐”当时,她都愣了,小姐也愣了,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他身上,以至于他的脸都红了。

  小姐把盐拿过来了,他放了点进去,慢慢地喝着。她是好奇心很重的女子,于是很好奇地问他:“你为什么要加盐呢?”,他沉默了一会,很慢的几乎是一字一顿的说:“小时候,我家住在海边,我老是在海里泡着,海浪打过来,海水涌进嘴里,又苦又咸。现在,很久没回家了,咖啡里加盐,就算是想家的一种表现吧,以把距离拉近一点。”

  她突然被打动了,因为,这是她第一次听到男人在她面前说想家,她认为,想家的男人必定是顾家的男人,而顾家的男人必定是爱家的男人。她忽然有一种倾诉的欲望,跟他说起了她远在千里之外的故乡,冷冰冰的气氛渐渐的变得融洽起来,两个人聊了很久,并且,她没有拒绝他送她回家。

  再以后,两个人频繁的约会,她发现他实际上是一个很好的男人,大度,细心,体贴,符合她所欣赏的所有的优秀男人应该具有的特性。她暗自庆幸,幸亏当时的礼貌,才没有和他擦肩而过。她带他去遍了城里的每家咖啡馆,每次都是她说:“请拿些盐来好吗?我的朋友喜欢咖啡里加盐。”再后来,就象童话书里所写的一样,“王子和公主结婚了,从此过着幸福的生活。”他们确实过得很幸福,而且一过就是四十多年,直到他前不久得病去世。

  故事似乎要结束了,如果没有那封信的话。

  那封信是他临终前写的,写给她的:“原谅我一直都欺骗了你,还记得第一次请你喝咖啡吗?当时气氛差极了,我很难受,也很紧张,不知怎么想的,竟然对小姐说拿些盐来,其实我不加盐的,当时既然说出来了,只好将错就错了。没想到竟然引起了你的好奇心,这一下,让我喝了半辈子的加盐的咖啡。有好多次,我都想告诉你,可我怕你会生气,更怕你会因此离开我。

  现在我终于不怕了,因为我就要死了,死人总是很容易被原谅的,对不对?今生得你是我最大的幸福,如果有来生,我还希望能娶到你,只是,我可不想再喝加盐的咖啡了,咖啡里加盐,你不知道,那味道,有多难喝。咖啡里加盐,我当时是怎么想出来的!”信的内容让她吃惊,同时有一种被骗的感觉。然而,他不知道,她多想告诉他:“她是多么高兴,有人为了她,能够做出这样的一生一世的欺骗……”

听完了欧阳的故事,我在想,故事中的男主角,在每一次和女主角约会时,喝着这样的咖啡,内心是如何地煎熬呢?

于是乎,我也偷偷冲了一杯加了盐的咖啡,结果还没尝到,就被Latte发现,把那杯咖啡倒掉了。

“白痴,不要做这么白痴的事情好不好。故事只是故事,不要尝试把它加到你的生活中。”

什么嘛.我只是想迫切知道男主角的切身感受而已。是不是深爱着对方,宁愿欺骗一生,让自己痛苦也可以?

“你愿意为我喝一辈子加了盐的咖啡吗?”

“不愿意。”

我失落了。还以为他会说愿意的。

“不要难过,身为咖啡师的我们,怎么能让盐来扰乱原味呢?虽然我不能瞒着为你喝一辈子的咖啡,但我愿意一辈子只专属于你的Latte。就像我专属于你一样。”

呵呵。我笑了。被他这胡乱的说法逗笑了。

是啊。你是专属于我的。

只是,两年后我却为了梦想而狠狠抛弃了你。

 

---------------------------------------------回到现在

“我知道。他现在在哪里?”

“在阁楼,他还不知道你今天回来了。”

“那我要去跟他说几句吗?”

“这是你们的事情,你自己决定吧。”说完,欧阳就继续回到她的工作室,丢下我一个了。

Latte,现在,你还恨我吗?

抱着沉重的心情,我走上阁楼。我在想,如果他看到了我,会是怎么样的表情,会恨不得把我再次推开吗?

到达阁楼,那个久违的背影,空气中除了各种各样的咖啡豆香味外,我依旧能认得那个属于他的味道。

“再等我一下,欧阳,我找到就会下去。”他保持原有的姿势,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我。

“你,在找什么?”我缓缓地从口中吐出这几个字。

他的身体颤抖了一下,再缓慢地转过身来。

“呃...Hi!好久不见。”我尽量挤出曾经的微笑。

“你.....你怎会?”他的眼中流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

“嗯,我,今天开始会继续在这里,所以......”

“既然走了,就不要再回来啊!叛徒!”他将手上的东西狠狠砸在地上,气冲冲地离开了。

是啊,我早就该预料到会是这样的情境,一切都是我活该的。

 

-----------------两年前-----

“欧阳,他前几天邀请我一起和他在意大利进修。”他,是不久之前认识的一位咖啡师。

“那你的想法?”

“我想去,去把我的不足补回来。”

“多长时间?”

“两年。”

“Latte知道吗?”

“他....我还不知道怎么告诉他。”

“你知道吗,以前Latte虽然表面上看来对你很不友善,其实内心是对你充满好感。”

“嗯...”在我们熟悉之后,我就知道了。他真的很善良。

“你也清楚,Latte对于江先生误会很大,他不会愿意你单独和江先生走的。”

这个我当然清楚,Latte是怕我会跟江先生一起。

“Latte是个受了很多伤害的孩子,在认识了你之后,他才慢慢开朗起来。我希望你不要伤害他。”

“我不会的。可是,欧阳,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做?我真的很迷茫。”迷茫得看不清前面的路,看不清身边的那个是谁了。

“没有答案的,只能靠你自己去解决,只要你清楚自己的目的就行了。当初跟着我来Honey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欧阳说完这一句后,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回房间去了。

空荡荡的阳台只剩下我一个了。

当初来这里的目的,就是要不断学习,努力成为一名可以温暖人心的咖啡师啊。

对,这是我的梦想!Latte他也知道的。他会理解的,我相信。

但是,这仅仅是我的想法而已。

“Latte!你相信我,我只是去追逐我的梦想而已!”我拉着他的手,尝试让他相信我的真心。

“算了吧。你根本就是要和他在一起。你明明就是喜欢上他了。”

“没有啊,我没有啊。你要怎么才能相信我呢?”

“相信?我已经无法去分辨你所说的哪一句是真,哪一句是假了。还记得吗?那天晚上,你瞒着我,去见他,结果还和他接吻了!”

“不是,不是你所看到的那个样子。”

“一杯咖啡的好与坏,不是只靠咖啡师的手,主要还是咖啡本身。咖啡豆是坏掉了,无论咖啡师怎么样冲泡,味道都是改变了。”

他清晰地说着每一句,让我的心被狠狠刺了一刀。

或许,我是不该再这样拖着Latte。

我放开了他的手,擦干脸上的泪水,装作一副高傲的样子。

“是啊。你说的没错,既然你也清楚,我也不必装作可怜兮兮的样子。”

这下子,反而让他有点反应。

“就如你所说,我是喜欢上他了。怎么样?江先生比你有本事,他的身世背景也比你好几百倍,换作是别人也会选择他啊。谁会愿意选择...选择一个身世不明的穷小子!”我尽力装出绝情,在最后,眼泪还是止不住地流了出来。看来,我的演技还不够。

“呵呵。对啊。我就是一个身世不明的穷小子。你就只是一个为了追逐梦想,狠心舍下所有东西,只为了去意大利的女人而已。你这个叛徒!你给我滚!不要再出现我眼前!!!!!!!!!”

他知道。知道我所说的一切是假的,却也要说出让我心痛的话。

相爱的人,何苦要伤害彼此呢。

那天之后,除了欧阳在我离开的时候送了我到机场,Latte再也没出现了。

他,应该很恨我吧。恨我把他抛弃掉。

在意大利的日子让我觉得很漫长。因为身边少了他,少了他骂我白痴,说我的不是,还有那杯专属于我的Latte.

江先生清楚我对Latte的专情,对我很照顾之外,他的角色就如欧阳一样,是我的师傅罢了。

这两年来,我送出了无数张的明信片,有说着我的近况,有希望他原谅,希望能回信给我,一张,一张也好。

可惜,一张也没有。

他的情况,我也是在和欧阳电话联系中才能了解的。

他真的很聪明,虽然从事这个职业的年份不够。却通过了中级考试。

就算我在国外进修,现在也仅仅是初级。看来,我们的差距,是一辈子吧。

欧阳曾在电话中提起,我寄回去的明信片,他都会看完收好。

那意思是不是说,他对我.....

眼看进修的时间也到尽头,江先生便提出让我去他那里工作。

可是我清楚,我要去的,是有他的地方。

于是,我提早回来了。为了得到他的原谅。

 

---再回到现在----

走下阁楼,也不见他的身影了。

欧阳说他出去散心了。我也免得跟出去,只好去我们一起生活过的房子,反正,也要好好收拾一下我的房间。

我的房间依旧保持当初走的样子,不是,应该说是仍旧保持这么干净,是有谁一直坚持帮我打扫吧。是欧阳?还是.....

简单收拾后,我看到他的房门虚掩着,应该,还没回来吧。

脚步不知不觉走进他的房间。

还是老样子,只有简单的白色和咖啡色。和初次见面时候不一样的是,现在的书架上全是相关的书籍,甚至房间也有淡淡的咖啡香。

“你在干什么?!”忽然的一声吆喝,吓了我一跳,是他回来了。

“呃,对不起,不知不觉就走进来了。”

“走!不要再踏进我的地方!”简单的一句话,又震动了我的内心,不要再踏进?包括他的心吗?

“对不起....”低着头,回到自己的房间了。

躺在床上,望着洁白的天花板....要怎么做,他才肯原谅我。

第二天,时间依旧转动。和他没说过话,我也没抢着他冲泡咖啡的工作,只是当作服务员,趁客人点单和他稍稍交流。

他表露出来的就是和一位不相熟的同事一样,心里很难受,我也坚持着。

一天下来,他给我的回应就是简单的“嗯”、“哦”。多余的都没有。难道,就是这么讨厌我?

当Honey关门后,我并没有回去那间附属屋,和欧阳说明了一下,开始在这寂静的空间里冲泡咖啡。

最近在练习花式咖啡,在欧阳的店里练习是最佳的场地,这里的设备一应俱全。

先冲好一杯Espresso,备用。现在就是要冲泡一杯Latte。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年,我就是无法把Latte冲泡出我想要的味道。

牛奶70%、奶泡20%、咖啡10%。拿铁咖啡中牛奶多而咖啡少,这与Cappuccino有很大不同。拿铁咖啡做法极其简单,就是将刚刚做好的意大利浓缩咖啡中倒入接近沸腾的牛奶。然后可以根据个人的口味自由调配。只是,无论顺序如何,我都无法做出他当初给我做的。果然,那是专属于他的。

先放弃拿铁的制作,开始着手另一种咖啡-爱尔兰咖啡。

一种既像酒又像咖啡的咖啡,原料是爱尔兰威士忌加咖啡豆,特殊的咖啡杯,特殊的煮法,认真而执着,古老而简朴。

而爱尔兰咖啡杯是一种方便于烤杯的耐热杯。

烤杯的方法可以去除烈酒中的酒精,让酒香与咖啡更能够直接的调和

 对于爱尔兰咖啡深刻的原因是来自蔡智恒所写的同名小说《爱尔兰咖啡》。第一次,除了Mohka和Latte之外,有那么强烈欲望去把它拥有自己风格的咖啡。

小说中,看到了男主角与女酒保淡淡的故事,以及爱尔兰咖啡来源的故事。那是一个醉人且伤感的爱情故事。在临别之际,为自己心爱的人调上一杯纯正的爱尔兰咖啡,是无声也是伤感的诉说。

在酒保与空姐的故事中,在空姐第一次点这款花式热咖啡与酒保研制成功,已经相距了整整一年的时间。

酒保第一次为自己心爱之人煮爱尔兰咖啡的时候,流下了激动的泪水,于是就用泪水沿杯口画了一个圈。

所以,第一口爱尔兰咖啡的味道,就像压抑许久后的思念发酵了一样。

现在,我的爱尔兰咖啡中,也有了那份压抑已久的思念了吧。

就这样,坐在近窗边的位子,桌子上摆着我擅长的Mohka、失败的Latte以及满载思念的Irish coffee。

还是同样的星空,怎么身边的那个人,却没回来了。

“铃~铃~铃~”门上的铃铛响了起来。

这么晚了,是谁?我们已经打烊了。

正想告诉那位客人这里已经打烊,没想到看到的原来是他。

“你怎么....”对于我的疑惑,他并没有理睬,而是直接到咖啡台那边去了。

算了,我也没必要那么纠缠着他,我就继续喝着我的咖啡,看着那破碎的星空。

喝着Mohka,我想起了欧阳在那一晚给予我的温暖。

喝着Latte,像是以往和他的回忆化作一支支细小的针,狠狠地刺在我的心上。

喝着Irish coffee,在离开后,对他的愧疚,对他的想念,以及现在回来后,他对我的憎恨,眼泪从心口涌上。

不行,我不能被他看到我这个样子。

接着,我转身准备离开这里。没想到,却被他拉着我的手。

我的脸上是一阵茫然,讶异充斥着泪水。

“你....”

“为什么你要哭?你当初不是走的理所当然的吗?”

“所以呢?你拉着我就是理所当然?”我倔强的眼神对视着他,尽量不使眼眶的泪水流出来。

“难道你就没有对我一点的愧疚吗?”

“有啊!我有啊!两年前离开你的时候我就开始对你愧疚了!这两年来,我一直都想得到你的原谅啊!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大概是我激动的情绪吓到他了,他松开了那只紧紧捉着我的手。

这下子,泪水再也无法止住。我完全抱着脑袋,蹲着大哭了。

“我很想你,想你想得快疯掉了!为了能早日和你在一起,我才会提早回来的!只是......”我站起来,看着他不知所措的表情。

“都变了。你根本就不想理睬我。”

“我.....”

“我明白。那就算了吧。”擦干眼泪,我甩门而走。

走了多久?我也忘了。曾经期盼他会追上来,说着他会原谅我,还爱我。

呵...一切都是我的幻想罢了。也许,一切急不来吧。

 

---翌日---

“早啊。欧阳!”

“早啊。Mohka,你的眼睛怎么了?”欧阳指着我脸上那对通红的大眼睛。

“没什么,昨天睡的不好而已。”

“哦,是吗。”这样的假话,谁信啊。

“对了,今天可以让我在Honey正式工作了吗?”

“可以,今天Latte休息。”

“嗯嗯。”

“怎么了?在我提到Latte的时候你的神情立刻暗下来了。”

“没什么啦。那我今天可以展现我的技术了吧?”

“当然可以。”

“yes!”终于要证明我的努力了!Honey的客人都是很有品味的,如果能在这里得到好评,也就算成功一大半了。

“不要开心那么早,你还没让我尝过你的手艺呢~就想正式上战场?”

“嘻嘻~没问题,欧阳你就尽管考吧!”

“好啊,你说的。就冲一杯Latte吧!”

“这...换一样吧,总是喝,你都腻了吧!”不要这种,我这最糟糕的咖啡啊,这样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

“我没腻啊。整整两年都没喝过,腻什么....”

“两年?为什么?Lat...他最擅长就是这个啊。有什么可能没喝过。而且你也会啊。”说到后面,我反而有点底气不足。

“因为他的Latte是专属于某人的啊。”

某人?是我吗? 那我应该高兴吧。

“可是...”

“不要可是了,快做吧。”

“哦。”不跟欧阳争论下去,开始着手冲泡我那不擅长的拿铁。这次,我比昨晚做的要精细。

温杯,升温后倒掉多余的水分才使用。

将咖啡粉倒进填压器内压平,萃取出Espresso。

我喜欢原味拿铁,因此在Espresso中加入Chocolates糖浆。

取适量牛奶,在意式浓缩咖啡下制成高温牛奶与奶泡混合体。

再将其上下抖动,使奶泡尽量集中在上方,将较粗的奶泡用勺刮掉,避免影响口感。

将适量的牛奶与奶泡混合体摇匀,使其完全融合。

最后倒入Eapresso,再拉花,ok!完成一杯意式拿铁。

“你要的拿铁咖啡。”我笑着将咖啡递上。

“卖相不错啊。不知道味道如何。”

欧阳喝了一口,先是惊讶,再是喜悦。

“怎么样?怎么样?”我焦急地等待她的答案。

她却笑而不语。究竟是怎么样了?

欧阳再喝了几口。脸上是喜悦的表情。

“Mohka,相比拿铁,你做的摩卡要好喝多了。”

??什么意思?

“看来,现在就剩拿铁做得差了点。”

“嗯嗯...”果然是欧阳,一眼就看穿了。

“原来,拿铁还是Latte做的好。”

“嗯...”我沮丧地低下了头。

是啊。我无论怎么努力,也无法超越他的拿铁。

“不用那么沮丧。我还没说完,你做得挺好的了。是我太记住Latte做的拿铁,才会觉得你的不好而已。”

“是啊。我一直都没法追上他。”

“呵呵。这倒不是,这两年来,Latte是没做过拿铁咖啡,倒是无数次尝试做摩卡,也无法做得像你那么好。”

我缓缓抬起头,有点愕然。

“我的意思,你应该知道吧。好了,你今天可以上班了。”

“嗯嗯。”

边冲着咖啡,边想着欧阳的话中话。

是指Latte这两年也和我一样,无法做出自己满意的Latte(Mohka)吗?

我因为太想他,才会不断尝试做出属于他味道的Latte,以此来淡化一些想念。

那能解释,他也和我一样,以此淡化对我的想念?

心不在焉的时候。时间会跑得很快,不知不觉已经晚上了。欧阳有事先走了,幸亏也快到打烊的时间,也没多少客人。

“麻烦一杯Mohka。”熟悉的声音,是他。

“你怎么...”

“怎么,我不能是客人吗?”

“可以。只是一杯Mohka吗?”

“嗯嗯。”

“好的,请稍等。”

现在,这里就剩下我们了。他坐在离门最近的位子。

.不禁让我想起《爱尔兰咖啡》中女酒保与男主角的初次相遇,同样是坐在离门最近的位子。同样是在寂静的夜晚。不同的是,男主角是无意点了爱尔兰咖啡,而他,是有意点那杯专属于我的摩卡。

三分之一的Eapresso、三分之一的热巧克力、三分之一的热牛奶。

既有Eapresso的强烈,又有巧克力的甜滑,更包含了牛奶的香醇。

不知道为什么,我喜欢在摩卡中加入轻微的蜂蜜。这就是我的摩卡与别人的不同之处吧。

“你要的摩卡咖啡。”我将咖啡轻轻放在台上。

“你也..坐下吧。反正现在也没其它客人。”听到他的这句话,我是当机了。不过很快就重启了。

“好吧。”放下托盘,我也坐了下来。心情无法用言语表达。

“昨天晚上...对不起。”

看见他诚心的道歉,仿佛昨晚的伤痛也减轻了。

“那现在你愿意原谅我了吗?”

“没有。我恨你。”

原来在天堂一瞬间掉进地狱,是这样的感觉。我沉默了。

“为什么你不解释?”

“呵,有用吗?还是说你想把昨天的再重演一遍?”

“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了。似乎,现在连话也没法说下去了。一定要弄成这样吗?

“果然,这个味道,只有你才能做出来。”

“是吗。”

接着,我们都沉默了。

“这样只有两个人坐在一起喝着咖啡。好怀念哦。”我终于忍不住先说话了。

“是啊。喝着彼此的咖啡,看着星空。”

脑海中不断闪过那时候和他的点点滴滴。

“要怎么样,你才能原谅我?”

“换做是我跟着别的女人离开了你两年,现在才回来就要你原谅我当初对你的背叛,你可以原谅吗?”他平淡地说着。

“我承认把你抛弃了,可我的心一直都在你的身上,我并没有交给别人。”

“你伤害过我一次了,要我怎么相信你。”

“现在你愿意喝着我做的摩卡,和我在这里聊天,已经相信我了。”

“我,我哪有!才,才不是!”他立刻慌张起来,连咖啡也差点溢出来。

“呵呵,你干嘛这样子,很好笑嘢。”瞬间尴尬的气氛被他的慌张,我的笑声,打破了。

“那都怪你好不好!”

“怎么又关我的事?”

“反正就是关你的事。”

“你不要叫Latte了,你改名叫Rogue!简直就是无赖。哈哈。”

“你才是无赖!”他脸红的样子,就如当天向我告白一样。

“呵呵,那你愿意为我冲一杯拿铁吗?”

他的眼神闪烁了一下,却应了一句“好啊。”便转身到吧台。

他这样专注的样子,一点也没变。

很快,一杯拿铁就冲好了。

我迫不及待地尝了一口,久违的味道。只属于他的味道。

“好喝吗?”

“还用说吗?非常好喝!”

“呵呵。”他笑了。是我回来第一次看见他的笑容。

“你知道吗,这两年我一直在尝试冲泡出属于你味道的拿铁。可惜一次也没能成功。究竟你的拿铁加了什么?”

“加了什么?要说的那就只有我对你的爱啊。”

拿着咖啡杯的手在空中停顿了一下。我是很讶异地看着他。他却依然悠哉地喝着我的摩卡。

“欧阳说,这些年,你也在尝试可以冲泡出属于我味道的摩卡,是吗?”

这次,他也像我一样,动作停顿了一下。

“是啊。那又怎样。”

“我会尝试冲泡属于你的拿铁,是因为我想你,想你想得无法控制了。只能依靠一杯能有你味道的拿铁。那你呢?是不是因为想我,才会不断尝试做出属于我的摩卡呢?”

“你想太多了。时间也晚了,我回去了。”说完,他便匆匆离开了。

“给我说中了吗?”

望着满天的星空,喝着这熟悉的味道。

等着吧,我知道你还爱我的。我会一点一点补偿回对你的爱。

 

----翌日----

“你们,和好了?”欧阳怪异地问着我。

“是就好了。可惜,还需要一些时间。”我偷偷地望了他一眼,在他快要和我四目相对一刻,立即低下头继续手头上的工作。

 “没关系,始终你们会在一起的。”欧阳微笑着说。

我也相信,我们始终会在一起。

虽然....虽然会受点“考验”。

“我要Mohka。”

“你....”怎么会是他。

“怎么,看见我和奇怪吗?”

“你怎么会到这里?”喜悦与害怕的感觉融合着。看了看他,又看了看Latte。

“看来你不是很欢迎我的到来。”他笑嘻嘻地说着。

知道就好啊,真是会挑时间,这不明摆着要给我捣乱吗?!气死了。而欧阳早是一副看戏的表情。

“哪有。一杯摩卡咖啡是吗?”我稍稍整理自己的表情。

“不是,我要的是你。”依旧是笑嘻嘻的表情。可在不远处的Latte早已经想揍人的表情了。

“不要跟我开玩笑。请稍等。你要的摩卡咖啡待会送上。”我完全懒得跟他废话了。准备着手制作摩卡。

哪知道Latte突然走过来,抢了我手上的东西,说了一句“让我来。”我完全傻掉了。只能向欧阳求救。偏偏她只笑而不语。

这世界是怎么了?江先生竟然这个时刻出现。aaaaaa~~~~

没多久,Latte早已经冲泡好一杯摩卡,还专门自己拿过去。而我,只能在吧台这边静静待着听着他们的对话。

“你要的摩卡。”

“不是我要的。”

“就是你点的摩卡咖啡。”

“呵呵。开玩笑,这不是Mohka冲的。”

“呵呵。你才开玩笑,这里的摩卡咖啡没有特定谁冲泡的。”

“呵呵。难道你认为你冲的摩卡咖啡能比得上她冲的吗?”

“呵呵。那她的摩卡也不关你的事啊。”

全身都发冷了。怎么这两个男人明明是在笑,我却觉得恐怖?我现在该怎么办?

“欧阳~~~”只能救助在冷眼旁观的欧阳了。

“好啦。我知道啦。”欧阳总算是走了过去。

“江先生,很久不见了。”她先是示意Latte走开,再坐了下来。

“是啊。两年了。”

我已经不管他们在聊什么了,立刻冲到Latte面前。

“那个..”

“我知道,他会来这里不是你的意思。”

“嗯嗯。我和他真的没什么,我们只是前后辈而已。”

Latte看了我一眼,什么也没说。转身继续工作。

啊,这下子不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吧?

应该,不会吧。

谁知道,江先生非常有耐性地坐在这里,直到打烊。这时候店里只剩下几位顾客。Latte和欧阳都先走了。

“江先生!”我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直接走到他的面前。

“怎么,终于过来看你的前辈我啦?我还以为自己蒸发成空气,你都看不见我了。”

“我才没有!你不要再胡说了。”

“哈哈。”

“你不要笑啦。你干嘛过来这里啊?”

“我想你了。所以过来看看你,不行吗?”

“江先生!”

“你的心已经不是我的,我就是想看看你的样子也不行吗?”

“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啊。你明明知道Latte有多讨厌你。我...”

“我就是想要看看你的进展而已,不要那么激动。”他倒是一副事不关已的样子。

“我能不激动吗?我还没得到他的原谅,你现在还出现了。这不是幸灾乐祸吗?”哼,气死我了。

“你才不要误会我呢。我是打算跟他说清楚,说清楚你这两年来对他有多重视。”

“我自己会说。不用你啦。”

“哟哟哟,有男人就不要朋友啦?”

“我怕你会越说情况越糟糕。”

“为什么?因为那个‘吻’吗?”

“你说呢?”不说这个还好,说起我就觉得火大!

“哈哈,那完全是笑话好不好,如果我是真的亲到了还好。”

“还说!”哼哼!

“好,好,不说,不说。”

想起那一次-------------------------------------------------------------------------------

“江先生,你说的是真的吗?”

“是真的。我知道你为了成为咖啡师有多努力。所以我才会想要邀请你出国进修。”

“可是,可是.....”

“你是在担忧Latte吧。”

“我不能抛下他啊。”

“他很出色,那你呢?我知道你也有能力, 可是在这里的话,你只会离他越来越远。”

“……”确实,他很出色,在这里无论我怎么努力,也无法和他平起平坐,更别说是超越他了。

“我知道你喜欢的是他。就算我怎样努力你也不会对我有感觉。我看见你的潜力,你是可以的。我不想白白地看见你浪费进步的机会。”

“可是....”

“我是真心,是以前辈的身份邀请你去。绝对没有非分之想。”

“我知道。你是一位很好的前辈。可是,还是让我想想再给答复你。好吗?”

“好。我等你。”

“不过在走之前,我想说很久了。”他的脸上....

“怎么了?我知道我很帅。”

“江先生,你是要搞笑吗?怎么会在脸上画一个圈圈?”

“什么?不会是来之前睡觉,被小侄女弄的吧?”江先生拼命地想要擦掉那个圈圈。可是怎么也没擦干净。

“不是这里,是这里啦。”看得我不耐烦,干脆侧着头给他擦干净,小侄女还真是有趣,竟然把圈圈画在脸上。还不容易擦干净呢。

“行了吗?”

“好了。”费了好大劲才把它擦干净。

“Mohka,刚才你给我擦脸的时候,我好像看见Latte了。”

“不是吧?”我转过头,什么也没有。毕竟Latte这么讨厌江先生,更别说瞒着他单独和江先生出来了。

“可能是我看错了吧。”

嗯嗯。希望是这样,不然麻烦就大了。他肯定会误会的。

“好了。我也不打扰江先生了。早点回去休息吧。”

“好。我等你的回复。”

“嗯,再见。”

------------------------------------------------回到现在。

“早知道就不帮你擦了。后来我们吵架的时候,我根本就无法解释。致使大家都说了伤害彼此的话。”

“好,是我的错。找机会我会好好跟他说清楚。”

“别!你什么也不要做,就静静呆在你的公司,不要来搅乱就是了。”

“哦?我是有那么大杀伤力哦?”

“就会笑,不关你的事就笑得那么开心。”

“哈哈,我也不逗你了。也很晚了。不妨碍你了。”

“你不会再出现了吧?”

“这个嘛...很难说哦。”

“前辈!”

“好啦。我走啦。不开心可以找我,我的肩膀永远为你留着。”

“知道了。慢走啦。”

看见他的背影远去,我总算松了一口气。

今天他一出现,简直就是把我好不容易熄灭的火堆重燃一样。

什么时候,我才能再次牵着他的手................

 

-----翌日-----

一大早就看见Latte不好脸色,是因为昨天吗?可是我又不敢走过去问他。

“欧阳, 你知道Latte怎么啦吗?”

“他啊...”欧阳才说两个字,就在那边窃笑。

“到底怎么嘛?!”

“他就是知道了一些事的真相,现在在那边生自己的气。”

一些事的真相?是什么?不会是我昨天晚上和江先生对话被他看到了吧?

“是什么事啊?!你知道吗?”我超着急的。

“就是.....”欧阳正要说下去,却被Latte打断。

“欧阳!”

“ok。我什么也不知道。”说罢,欧阳就消失在我视线内了。

“究竟是什么事啊?让你心情不好似的。”无奈只好问本人咯。

“没什么。”他撇开脸,隐约还是看见他脸上淡淡的红晕。

“究竟是什么啊?那么神秘...”哼,看他的样子,我都想闹别扭了。

“那个...今晚想约你说一下,可以吗?我在家里等你。”

“嗯?要说什么?现在说不行吗?”

“不太适合..”

什么不太适合啊。真是的。

“好吧。”虽然不情愿,也无法拒绝。

究竟有什么事情,让他心情不好,还与我有关的呢?

想着想着,时间的沙漏也到了黑夜。

处理好欧阳交代的东西,疲惫地回到家里,看见躺在客厅沙发的他,才想起了和他的约定。

“怎么样。究竟要说什么啊?”是被他早上的情绪影响了吗?我也显得不耐烦了。

Latte也不出声,缓缓地走到我的身边,忽然,他抱着了我,轻轻地。

这样的怀抱,我渴望了多久......

“对不起。”

我愕然了,怎么了?怎么他会向我道歉。

“怎么了?”

“是我误会你了。对不起。”

“你指的是....”

“他已经告诉了我实情了。一切都是我自己的误会,还让你这段时间受了我不少的气。对不起。”

听到他的话,我总算深深地松了一口气,我终于可以再次在你怀抱里微笑着了。

“我不要这三个字。”

“?那...”他茫然地看着我。

“你说呢?我要的那三个字,是我这两年最想听到的。”

“呵呵,是哪三个字啊?”

“还笑,哼,我才不要原谅你!”我挣开他的怀抱,转身鼓着气。

“好啦好啦,我开玩笑啦。我知道你想要听的,我爱你。”话毕,他在我额头亲了一口。

“我也爱你。”我将他拉近,狠狠地吻着。

这个熟悉的味道,就像那杯拿铁与摩卡的结合,都是香醇又让人无法转移。

喜欢可以很长时间。误会也会很长时间。可是,原谅,就淡淡的也代表了彼此相爱啊。

 

 

--------五年后----------

“妈咪,这是什么?”宝贝拿着一大堆铺满灰尘的卡片给我。

“挺熟悉的,在哪里见过吗?”将卡片上的灰尘拍掉,显露出来的竟然是当年的回忆。

这不就是我当年寄给Latte的明信片吗?原来他真的有好好收藏。我早已笑得幸福满溢了。

“这是什么啊?妈咪。”

“这个啊,是妈咪当年为了要告诉爸嗶我要多爱他,在遥远的意大利寄给他的爱意哦。”

“哇~看来妈咪很爱爸嗶!”宝贝笑得天真。

呵呵,看着他这样真是可爱,和Latte小时候也有几分神似,当然,也有我的优良传统,不然哪来这么清秀。

咦?这些卡片我怎么没见过?都是在我每一张明信片的背后,这笔迹,不就是Latte的吗?就像是给我的回信一样。

我-to Latte  来到这里已经一个多月了。你还在生我的气吗?对不起,我并不想将你抛下的,我很想你的。想念你那杯属于我的Latte咖啡。你呢?你是否有想念过我一秒,一秒也好。

他-to Mohka  我知道,我每天都在计算着你离开了我多长时间。一个月,对我来说,没有你的日子,时间真的很难熬。明明清楚知道你对我的心意,当时却还意气用事地说出那些伤害你的话。我很想你,每分每秒都很想你。想念你的味道,想念你的摩卡。

...........

我-to Latte    我终于考到初级了!听欧阳说,你早就考到了。果然,你是我的偶像。你真的很厉害!现在你还生气吗?怎么都不回我的信,让我看看你,即便是你的字也好啊。我想你的试图冲泡拿铁咖啡来冲淡对你的想念,可惜,不行啊。无论怎么调制,都没有你的味道啊。

他-to Mohka  我相信你的努力,我会在前面等着你的。我也不知道还有没有生气,只知道一切想对你说的话都无法,应该说是不敢,不敢将心意传递到你那里....原来我们是那么有默契的,我也试图冲泡摩卡来冲淡对你的挂念啊,但,真的没办法冲出那股属于你的味道....什么时候,你才会回来啊....

................

还有很多很多。都是对我的回信,今天若不是宝贝将这些陈年旧事“挖”出来,我也不会知道他对我的心意吧。

傻瓜,真是一个讨厌的傻瓜蛋。

“老婆、宝贝。在看什么?”

“在看卡片呢!~在看妈咪当年对爸嗶爱的证明呢~”宝贝兴奋地走到他的身边,开心地说着。

“宝贝,我还没说完呢。原来。爸嗶更爱妈咪哦,你看,爸嗶爱的都不敢将这些回信寄给妈咪呢~”我炫耀般地将那些回信在他的面前扬着。

“这个....怎么会出现的?”他的脸刷一下就红掉了。

“你说呢?”嘻嘻~

“哦~那么爸嗶和妈咪都是相爱的咯?!”

“是啊~呵呵”

因为coffee而结缘,由懵懂到相爱,因为梦想而分开,因为误会而祈求得到原谅,因为真相而再度一起。

现在,能与他,还有我们的宝贝。三口之家,真是幸福得不得了。

无论曾经有多伤过,结局是美好的不就得了吗?

“我爱你,Mohka。”

“我爱你,Latte。”

“哎呀,儿童不宜了~”宝贝笑着捂住眼睛。

淡淡地吻着,将这爱意延伸到下辈子吧。

 

 

故事纯碎虚构。

后编--故事的开始是一个梦境,梦中的人是真实的,曾经的感情也是确实的。

但现实并不想虚构的完美。

想写有关咖啡的故事很长很长时间了。

故事中有关咖啡的知识,若有不正确的地方,还望多多指导。

老实说,结局写的有点仓促,感觉还是少了一点激情。

但再仔细想一下,这样简单地原谅不就好了吗?何必一定要搞到你生我活般呢?

因为爱,才会误会。

也因为爱,在清楚一切之后自然会谅解。

在故事中,时间的顺序看起来会有点乱,但我相信还是能看懂的。

这次没有“31天的遐想”来得有感觉。但也很舍不得将其匆匆结束掉。

希望能多多支持!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