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Eager toa darig love

2014.请多注新浪围脖 my name “Maa-Yii”

 
 
 

日志

 
 
关于我

神经质. 时而大大咧咧. 时而静止. 我的内心.没多少人能懂. 感觉自己会想太多~ 我是一个幻想家!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爱情故事】我和你。下篇  

2013-03-31 12:06:29|  分类: 原创小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没多久,我们就回到了公司,在刚刚的高级经理办公室,多了一位妙曼的女士。

她应该就是Andy了吧。

远远的身影,就能感觉到是很nice的人,才不像某某人。不自觉看着他这样想。

看什么看。

切,我忍你~

“oh~我亲爱的小睿睿~~~”

清楚的脸庞,那是一个带一点知性,又不失感性的女人。

只是.......

小睿睿?我疑惑的看着那位早已变脸的男士。

噗!哈哈哈....”实在是忍不住笑了起来。当然,本来脸黑的某人,现在脸更黑了。

你给我闭嘴。他凶神恶煞地对我说。

哎呀呀,干嘛这样对待小妹妹呢~小心以后后悔哦~”

“Andy!!!!!!!”

Andy完全忽略Awinkle的咆哮,轻盈地来到我的面前。

你就是Miery了吧。

初次见面!你好!

真是有礼貌的孩子。不像某些神经病。她说完更是看了一眼某人。

---!内心再次狂笑起来。

好啦,既然你回来了,那就请把你的下属领回去,接着离开这里。ok.”

“nonono~~~我什么时候说我要把她带着身边。 ”

不仅只有我惊讶,那位早在发唠叨的先生更为讶异。

你说什么。

你想想嘛,我身边那么多坏男人,要是这小妹妹一个单纯劲,被他们骗取了.....什么什么的。 。我该怎么向Grace交代嘛。

你不要去就好了。

怎么可能,我那么爱他们。好啦,看在你喜欢她的份上,我就把她让给你做小跟班好了。反正今天也试过啦。

...不要吧。我强烈地反对。

呵呵,放心,他还是一个好人,就是偶尔嘴巴有点坏而已。”Andy在我耳边静悄悄地说着。

可是....”

好啦。不许反对,因为我是老板!

你!”Awinkle的语气早就参杂着无数的无奈了。

公事处理完了。 那我就先闪了。有空我们一起去逛街~”Andy拉着我的手,说完后便一走了之了。

最后只能看着眼前这个男人了。

...”

唉,算吧,她都这样了。也没所谓了。你这段日子就跟在我身边吧。

切。

要是你连这个小小的能耐也没有,你可以走啊。他坐在椅子上,单手托着下巴,窃笑地说着。

你少用激将法!我会做给你看,我是有本事的。

好啊。我期待着。

直到结束工作后,才想起,我只是打杂的,只是一个小小的跟班,能有什么能耐展现嘛。

回到家,发现灯也没开,堂姐还没回来。

习惯性打开电脑,也是忙碌状态。

往往很多时候,明明是想他,想要主动点击我们彼此相连的那个聊天窗口,结果只是鼠标在他的头像上移动着,却没有按下去。

我在怕什么,有什么好怕的。

我们是朋友啊。朋友就可以聊天的嘛。

.对,就是这样。

maa-yii  xx:xx:xx

嘿嘿~~what‘re you doing now ?

nono  xx:xx:xx

你少在那边装英文啦。

maa-yii  xx:xx:xx

切,哪有。这样亲切点嘛。

nono  xx:xx:xx

~~

maa-yii  xx:xx:xx

你在干嘛?

nono  xx:xx:xx

上班啊。

maa-yii  xx:xx:xx

哈哈,那么可怜啊~

nono  xx:xx:xx

你少幸灾乐祸啦。

maa-yii  xx:xx:xx

对了。你的理想型是怎样的?看的综艺节目,挺好奇像你们男生是怎么想的。

(其实,是我自己有私心,想要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nono  xx:xx:xx

哪方面啊。

maa-yii  xx:xx:xx

就是你希望你的那个她是怎样的啊。

nono  xx:xx:xx

宽广的性格,不过于计较,在家她说了算,在外面就要我说了算,孝顺父母,个性独立,要会煮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理解对方,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要懂得理解。

nono  xx:xx:xx

可能这些要求很过分, 但我希望她能做一个好女人。

nono  xx:xx:xx

嘻嘻。

nono  xx:xx:xx

嗯?不说话了?

maa-yii  xx:xx:xx

没有啦~顾着看别的节目了~sorry~

nono  xx:xx:xx

我绞尽脑汁地回答你的问题,你竟然都没好好对待。很没礼貌哦。

maa-yii  xx:xx:xx

好啦,不要生气嘛。是我错了啦。嘻嘻~

nono  xx:xx:xx

其实,能做到这样的女人,很少吧。我猜。。

maa-yii  xx:xx:xx

知道就好,没事不要要求那么高嘛。

(害得....我似乎连想要改变成你想要的女人,都要变得艰难了。所以,我才会对于你说出的,哑口无言。就那最重要的一点,理解,现在的我,似乎无法达到,也许我就像你说的,还只是一个小孩吧,以致于仍然会像孩子般对你作出任性的行为。)

nono  xx:xx:xx

哈哈。

maa-yii  xx:xx:xx

有一张图片,我刚才看到,好有趣的。发给你看看。

(是一张稀奇古怪的多张图片拼起来的照片。至于那个稀奇古怪,还不是大小姐我嘛~哇咔咔~!!只不过是很久以前的了

nono  xx:xx:xx

明明就是你自己,还说什么看到。

maa-yii  xx:xx:xx

这不是重点,你不觉得这样的图片很有趣吗?~

nono  xx:xx:xx

很神经病就是。

maa-yii  xx:xx:xx

切,那你敢这样拍下来组成一张吗?

nono  xx:xx:xx

敢,只是我不像某人, 那么自恋。我很少拍照的。

maa-yii  xx:xx:xx

装吧你。

nono  xx:xx:xx

事实啊。

maa-yii  xx:xx:xx

告诉你哦,将来,我要拼自己一手努力打工得到的钱,买一部专属于我的单反。

nono  xx:xx:xx

很有志气啦。只是要小小打击你,现在的我早就可以买了。

maa-yii  xx:xx:xx

喜欢拍照也很有志气的啊。我希望将来可以拥有一个专属于我的摄影师。他不需要什么高超的技术,只需要他的眼中只有我,把生活中的我照得美美的就好了。

nono  xx:xx:xx

我反而觉得,拍照这东西,和老婆偶尔照一张就心满意足了。

maa-yii  xx:xx:xx

是啊。人各有志啦。

(所以,我们的路也是从来就不一样的啊。)

nono  xx:xx:xx

嗯嗯。

maa-yii  xx:xx:xx

你,上班的地方,光线充足吗?

nono  xx:xx:xx

嗯,还可以啦。

maa-yii  xx:xx:xx

那这样子,你就可以连续拍几张啦。

nono  xx:xx:xx

不行啦,还有很多同事还没走。这样很尴尬的。

maa-yii  xx:xx:xx

...可以去厕所啊。

nono  xx:xx:xx

胡说什么,脏死了。

maa-yii  xx:xx:xx

.................

nono  xx:xx:xx

坚决不去。

maa-yii  xx:xx:xx

哼!

(又开始了,他似乎总是在无形中使我自个儿生气。为什么, 就那么一点事也做不了吗?)

nono  xx:xx:xx

怎么了?

maa-yii  xx:xx:xx

没什么!哼!哼!

nono  xx:xx:xx

哼!

maa-yii  xx:xx:xx

你!哼哼哼!懒得跟你说!讨厌你!

(讨厌你,为什么会无故就能使我的心起伏。明明你不愿意也是应该的。可我就是不甘心。)

nono  xx:xx:xx

不说就不说啊。明明就是你自己奇怪,说着说着就发脾气。

maa-yii  xx:xx:xx

我讨厌你!以后也不要和你说了!!!!!

立刻连电脑也关掉了。

我又开始了。

我这是怎么了?

我也不小了。怎么会这么不懂事的。

明明.....就是我自己无理取闹嘛。

可是,我真的希望,他可以多宠我,多迁就我,多包容我的任性。

矛盾之间,把电脑又打开了,登陆后,却没有出现我所期待的闪烁。

也是啦,谁愿意平白无故地受别人发脾气。

也是啦。我,又不是他的谁。

也是啦............我们根本就.............

干脆倒在床上了。

此刻觉得全身无力了。

为什么啊。明明开始还聊得很愉快的啊。我怎么总是这样。

只是希望他能做多一些我希望他做的事而已。

或许他不明白吧。也没必要明白吧。

录音。是希望可以留住你的声音。因为我不知道,我们的关系能维持多久,即便我们只是朋友。

我害怕忽然连你的声音也没有了。

照片,是希望能在想你的时候,能看一眼你那为数不多的样子。即使,现在我们同在一个城市,起码有机会檫肩而过的时候,我能认出你,把你喊住,接着才有机会继续发展下去啊。

为什么,你都不懂啊。

为什么,我要那么傻啊。

这时电话却响起了。

是堂姐。

喂?堂姐。

小倚,你怎么了?听起来那么没精神。

没什么啦。什么事啊?

我看你是饿坏了。

为什么。

因为你都忘记了,你的未来堂姐夫,啊,不是,是你堂姐我的男朋友,约了我们吃晚餐的事。

~对哦 。今天早上的事。我还真忘记了。 ”

我就说嘛。你就是饿傻了。好啦,你准备一下就下楼吧。我接着就到了。

~”

电话挂掉了。再次软倒在床上。

想那么多干嘛,吃饱之后,再想吧。

 

没过多久,堂姐就载着我来到一间餐厅了。

走进里面,那个未来的堂姐夫,非常微笑的向着我们挥着手。

是有什么地方奇怪吗?对,非常微笑。

这是我早上看到那个严肃的男人吗?

堂姐夫有孪生哥哥或弟弟吗?

没有啊。干嘛这样说。

要不然怎么会和早上的样子完全不一样?!

我早就跟你说过啦。他是一个怪人。

呵呵。我也只能苦笑了。

饿了吧。要吃什么。可以尽情点哦。”Paddy姐夫超级温柔地对我笑着说。

呵呵,在点之前,我想先确认一下。

嗯?什么?

你真的是未来的堂姐夫吗?还是要称呼你Paddy

哈哈。是这个啊,你可以继续称呼我叫Paddy啊,或者是直接堂姐夫也不错啊。”Paddy姐夫笑的更灿烂了。 

小倚,你少听他说,叫他Paddy就好,还什么姐夫的。谁现在嫁给你啊。堂姐难以掩盖脸上的红晕。

真是甜蜜的一对啊。

~~遵命~”

哈哈哈~”

一顿晚饭下来,Paddy姐夫真是有够奇怪的人。

公司的那个样子,私下的那个样子,根本不会让人联想在一起的嘛。

不过,至少姐夫还是对堂姐很好很好啊。

本来打算打车回家,不当这两小口的电灯泡。

哪知道,堂姐说有东西漏在公司,顺便载我把东西也拿回去好了。

也好啦。省的等车。

你自己上来就好啦,干嘛还要我陪你啊。拿那么点东西,也硬要扯上我才甘愿。

我怕黑嘛。一个人乘电梯好恐怖的啦,反正也很快的啊。

好啦好啦,到啦,你快去拿东西吧。

嗯嗯。

堂姐依旧很柔情地一步一步走向她的办公室。

还说什么很快,走快几步就好了嘛。

想着想着,看见我的设计部竟然还有灯着呢。

谁啊,都快八点多九点了,还在加班。

走进去仔细一看,竟然是他。

叩叩~~~~”

我也不知道,与我不相干的人,我干嘛要去插一脚。

是你啊。怎么回来了。

咦?他对我说话一直都玩笑般的语气,现在怎么一副死沉沉的样子。是怎么了。

没有,陪我姐回来拿东西。

哦?~”

干嘛。现在下班时间,可以不用称呼那鬼英文了。

~”

这时间,你怎么还在这里,该不会是从我离开后一直到现在了吧?

是啊。工作多嘛,况且早回家也没事做啊。

我看你还是早点回去好了。那脸色难看死了。不说还以为你是被谁气的。还是别让工作把你的开心都干掉了。

少在那边装大人啦,你姐在等你了。

门口果然是堂姐,在东张西望的。

好啦,我走啦。这么晚还不吃东西,小心把胃饿病了。明天见~”

嗯,明天见。

回到家后,这一次,我没有打开电脑。

洗簌完后,直接倒床就睡了。

是我希望不要想那么多啦。

只是,没想到。

梦到的也是他吗朦胧的样子。

梦见我,还是忍不住给他打了通电话,结果什么也没说。

只想,听到他的声音。

我害怕,如果我再不道歉,以后.....再也没机会,新年的时候,还能收到他打来的新年祝贺。

只是.............................

我是否应该想清楚,自己究竟是想与他有什么样的发展吗?

只是.....朋友吗?.......

 

$$$

回到了公司,得她所愿,终于见到了这个小老板。

只是这小子那讨人厌的个性真是改不了,说了千万次不要在别人面前这样称呼我,她竟然真当耳边风了。

还让眼眶妹趁机取笑我。

最后,不顾我的抗议,也硬要把她塞给我。

真是有够不负责任啊。

算了,也不是第一次了。

生气也不能改变了。 

反正,我发现偶尔捉弄这眼眶妹,也能增添丁点的乐趣啊。

让她下班后,我又要继续埋头在工作中。

只是,在有点空闲的时候,登上了QQ,却看见她发来的消息。

或许连我自己也没发觉吧。

看着这丁点事的我,竟然开心的笑了起来。

或许是她那无故的英文对话逗笑的。

maa-yii  xx:xx:xx

对了。你的理想型是怎样的?看的综艺节目,挺好奇像你们男生是怎么想的。

nono  xx:xx:xx

宽广的性格,不过于计较,在家她说了算,在外面就要我说了算,孝顺父母,个性独立,要会煮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理解对方,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要懂得理解。

当我详细的说出一切后,后面又连续发了几句,却没见她回应过。

为什么。是我说的条件,太过了吗?像她这孩子般的个性,现在还做不到什么事情都做到理解吧。

只是,我真的很希望能看看她沉默的答案是什么。

maa-yii  xx:xx:xx

顾着看别的节目了~sorry~

起码,不是这样的答案了。

我也只能无奈啊。

maa-yii  xx:xx:xx

对了,有一张图片,我刚才看到,好有趣的。发给你看看。

 

结果咧,竟然是她自己装神弄鬼的样子。

是说你可爱,还是无聊呢。

 

maa-yii  xx:xx:xx

告诉你哦,将来,我要拼自己一手努力打工得到的钱,买一部专属于我的单反。

nono  xx:xx:xx

很有志气啦。只是要小小打击你,现在的我早就可以买了。

maa-yii  xx:xx:xx

喜欢拍照也很有志气的啊。我希望将来可以拥有一个专属于我的摄影师。他不需要什么高超的技术,只需要他的眼中只有我,把生活中的我照得美美的就好了。

nono  xx:xx:xx

我反而觉得,拍照这东西,和老婆偶尔照一张就心满意足了。

maa-yii  xx:xx:xx

是啊。人各有志啦。

 

嗯。的确是人各有志。

我们的志向,从来就没有在对频率上嘛。

 

接着,她竟然让我像她那疯样子拍照?!

开玩笑,外面还是有人的,这样在别人眼中会真的以为我疯了吧。

我才不要呢。

况且,我现在这个样子,与以前还是大有不同。

可以的话,我希望她看到的是真人,而不是通过网络发送冷冰冰的图片。

可惜,没想到的是,遭我拒绝的她,竟然开始无故生气起来了。

看吧看吧,都说是小孩子,一旦逆她的意思,就会生气。

这就是她还不会理解别人的地方。

她还没想过这样无故的要求,对方是有自愿权的。

算了。让她自己冷静一下就好。

继续工作了。

过了多久,我不知道,也没留意。

直到那眼眶妹出现在我眼前。

原来,都这个时间了。

你怎么回来了。

想起那傻瓜,内心也不禁槽糕起来,连捉弄黑眶妹的心情也没了。

没有,陪我姐回来拿东西。

~”

我看你还是早点回去好了。那脸色难看死了。不说还以为你是被谁气的。还是别让工作把你的开心都干掉了。

听到她一副长辈教训的语气,不禁让郁闷的心情减轻了一点。

少在那边装大人啦,你姐在等你了。

好啦,我走啦。这么晚还不吃东西,小心把胃饿病了。明天见~”

嗯,明天见。

她走了以后,我竟然真的也收拾了一下,就回家去了。

Betty肯定饿惨了。

虽然饭是有在吃啊,只是今夜的晚餐,似乎味道也没了。

这就是所谓的食之无味吗?

反正过几天,那傻女人也会想通吧。


 

###

睡的不踏实,脖子也跟着疼起来了。

只要想起昨晚的事,不仅心,连眼睛也觉得痛了。

拍了拍脸,打起精神!

今天还要面对那位讨厌的“高级经理”呢。

堂姐一大早又有事情,我只好走回公司去。

这距离是说远不远,说近不近的。

幸好天气带点微凉,连带心情也变得愉悦了。

路边的花店传来淡淡的花香。

某位帅哥在挑选着合适的花,要送给他重要的人。

咦?帅哥?

靠近一看。真的是他。

Awinkle

本来想忽视他的存在,当作见鬼,走自己的就好了。

没想到,他竟然看见了我,还挥手让我进去。

真是倒霉。

早啊。Awinkle

早啊。黑眶妹。我们这么有缘啊。

请称呼我的名字好吗?我叫MieryAwinkle先生。我甚至是有点强迫自己笑出来的。

现在不是在公司,用不着英文名字的。眼眶妹。

貌似,在公司你也是称呼我眼眶妹而已。

那小睿睿~你这么早在这里买花给哪位美女呢~~”我娇滴滴的说着,说完简直觉得温度直线下降了好几度呢。

好吧。我错了,Miery小姐。请不要一大早就那样的刺激我好吗。

看着他手上的花差点被折断,我也差点笑了出来。

你让我进来应该不是只为了说废话吧。你这是要买给谁啊?

我妈妈。

是什么特别的日子吗?

没什么,就是很久没见她,想要送点花给她嘛。

哦。那也用不着一大早来买吧。还有,你再不快点。我就要迟到了。

怕什么,我待会载你回去就行了嘛。况且,我就是想让你也帮帮眼,该买什么花好。

送给妈妈的,一般不是康乃馨就是百合之类的啊。

又不是母亲节,干嘛弄得那么庸俗。

庸俗,那你送玫瑰就好啦。把你的母亲当作爱人咯。

不弄那么多花样就不庸俗了。真是笨。

玫瑰。就它好了。麻烦给我包一束白玫瑰。

诶,我开玩笑的,你不是真的要送玫瑰吧?这样很奇怪啊。

你不是说赶时间吗?走吧。他拿着店员包好的花,笑着捉着我的手向外走。

?捉着我的手野。等等。

“Awinkle!你开心也不用趁机占我便宜好吗~”

哦,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啦。

你要是故意,我肯定会怀疑你喜欢我,所以才装傻。不过安啦,看你的性子也不可能的啦。”

“那要是我说,这是故意的呢?”他再次展露出那笑中带玩意的笑容。

“是~~恭喜你真的疯了。好啦,别再捉弄我啦,还不开车,真的会迟到的啦!”

“哈哈,我觉得这样比较有趣。”

“对了,你这一大早就买花的,该不会你待会就去见伯母了吧?那我怎么办,独自在你那‘高级’办公室待着吗?”

“我没那么坏,你还是要跟着我去,因为我们待会就要去见客户了。”

“那伯母...

“只不过,她就是我妈妈而已。”

吓?~我没听错吧?

“不用那么吃惊吧。”

“不是啊,如果对方就是你妈妈,那你何必去谈,直接ok就行了。而且,要是这样,为什么你不是在你妈妈那工作呢?”

“因为她不是我的亲妈妈。”

what?!”

看我吃惊的,英文也不禁跑出来了。

这,该不会是后妈吧。。。。

“你真是爱吃惊,还有,她是我的干妈,是我妈妈的好朋友,最近她来这里了,碰巧是我们要合作的那间公司的负责人。”

“哦~~~

“你就当作普通聚会聊天,自在的就可以了。”

“不是啊。你母子俩的事情干我什么事,我没有去的必要啊。”

“因为你要我一个忙啊。”

“什么忙。”

总觉得有什么阴谋似的。

“假扮一下我的女朋友。”

what?!Are you ok ?”

果然是有阴谋!

“哈哈, 你真的是....不要想那么多,因为干妈说我要是不带女朋友给她看看,就不愿意把那个case给我们做,那我就只好把你这家伙捉去顶替一下下咯。”

“那,那,在花店....你是一开始就计划好的吗?”

“本来是打算捉Andy那小子去的,没想到她竟然和那些情人出国去,还好让我碰见你。”他在笑,笑的很温暖。

在我的眼里,却像恶魔在微笑。

“当是工作就好了。”

“哎....”我也只好看看窗外的风景,来冲淡心中的无奈了。

今天,还真够倒霉的。 

没多久,我们就来到了一间....咖啡厅。?咖啡厅?

怎么。 谁规定一大早不可以来咖啡厅的?

他像看穿我眼里的想法,将我的疑惑干脆的粉碎掉。

可不是嘛。这应该是午后才该来的地方啊。

那,如果你和一个人相爱,难道你就只能在午后爱他,早上的时间就无法爱了吗?

那个爱不爱的,我哪清楚啊。况且这种比喻根本就没关联。你少糊弄我了。

好的。我的小朋友假女友,你废话说完了吗?我们要做正经事了。。

假女友就假女友咯,干嘛还要加小朋友。不懂爱不代表不会爱啊。

正因为爱,所以才容易不懂。

好好好~你都对。

对了。我怎么称呼你干妈呢?

.....叫妈咪就好啦。

这么直接?

总感觉才刚见面,这么称呼是不是唐突了一点呢?~

“Awinkle!!这里!

顺着声音看过去,是一位和蔼可亲的女士。

说老嘛,又不大觉得,反而身上散发出那种年轻活力的气息。

妈咪。

哎呀,这么长时间没见到我们的Awinkle。现在帅气不少了嘛,比以前那个土眼镜要....”

咳咳!!!

伯母还没把话说完, Awinkle就打断了。

妈咪。送给你的花

玫瑰。你这小子真是讨人喜欢。

还有,这就是我跟你提过的新女朋友。

真是的,怎么又换女朋友啦?做人要专情。

又换女朋友?看来他的对象还不少嘛。那用得着我。

你好。怎么称呼啊?

伯母您好!我叫Miery

“Miery呀。不用叫伯母那么见外,像Awinkle那样叫我妈咪就啦。

哦。哦。妈咪。

这样就对了嘛。看伯母笑的样子,似乎我在Awinkle的身边, 就已经是她的幸福了。

我不明白他为什么不真正的找一个正牌的女朋友。

那么,至少伯母的开心不会是短暂的了。

我虽然未曾为人父母。

尽管不是亲生的,但当作自己孩子般地看待,见到他们幸福。自己就幸福了。这或许就是为人父母最简单的幸福吧。

在想什么啊?他悄悄地在耳边问道。

他的声音如暖风一般吹进我的脑海。

没什么,我觉得,你能有这样的干妈妈。你真是很幸运啊。我也在他的耳边轻轻道说。

是吗...”他笑了,这次的笑容就像埋藏着许多奥秘。猜也猜不清。

对了。MieryAwinkle对你怎么样。尽管跟我说说。

妈咪。你说了那么多,口不渴吗?点东西吧。

哦,对对对,我都忘记了,小Miery,你要喝什么?

什么?我 忽然间很冷。,

妈咪。请不要那么幼稚好吗?都那么大的人了,还加什么小字啊,很肉麻野。

难道他平常不对你说肉麻的话吗?这句话伯母是对着我说的。

这下子,我该怎么说,我们也不过是见过几次,刚认识没几天的上下属关系而已。

要瞎掰吗?

不是啦,他这个人有时候喜欢把东西放在心里,但偶然的话语中还是能让我感受到他对我的重视的。尽管没有甜言蜜语,但是他对我的好,就是生活中最重要的调味料了。 ”

说完我还真诚地看了他一眼,显然他被我的话语所惊讶了。

我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这么说,甚至有那么一刻,我错将Awlnkle当作了他。

那个我因为有了依赖感觉而肆意任性的他。

没关系了,反正也是演戏。

Awinkle你呢。这女孩子家的都这么说了,你难道就没点表示吗?

什么?我,才不要他表示呢。

好好。我知道她有时候很小孩子脾气,也会很无缘无故的对我耍任性。那是我知道,她相信我,才对我这么做的。可以的话,我愿意下辈子也让你欺负着我,对我耍无赖。

他又笑了,是我的错觉吗?

他的笑容当中,他的眼神当中,都洋溢着对我深深的爱。

如果不是头脑清晰无比的话,我会当真了。

我立刻把眼睛望向别处。

好了,说了那么多。真的要点东西了哦。

好好。那我就简单的来个招牌吧。Miery。你要什么?

我仔细地看了看餐牌。

咖啡吗?这么的大清早,不想喝那么浓的咖啡。

这里的咖啡....浓吗?

你早上都没怎么吃东西,咖啡伤胃啊。

可是,我觉得来到咖啡厅,都要尝一杯咖啡,才算是来过啊。就是不知道这里的咖啡会不会很苦。

怕苦还喝。你真是自相矛盾的人。

谁说怕苦就不能尝试的,有那么多人怕爱情会使自己受伤害,结果还不是一大堆人去谈恋爱。如果因为害怕就不去尝试,那么人生岂不是太可惜了吗?

这种时候你的嘴巴就厉害。点吧,这里的咖啡不苦的。

好。那....我要一杯焦糖拿铁。

还是怕苦。他带着讽刺的语气说着。

切。我喜欢啊。你管得着吗。

对了,这日常的交谈是时候结束了。我们该谈正经事了。王女士。

难得我还想八卦一下,你们已经进展到哪一步呢。

什么?我差点摔下了。最近的家长都是这么开放的吗?

我觉得,你们公司对我们提出的问题,我本人有很大异议………………”

接着,就是他们真正的谈话内容。

说实话,我没多大的精神放在他们的对话上,因此根本就不知道他们说的是什么。 

喝着那杯焦糖拿铁。

真的不苦。或者是说,是淡淡的苦,却不带涩。

如果爱,可以简单点,不带暧昧。直接就爱。那该有多好。

我在乱想什么。爱什么爱的。

只是,想起了昨夜,我是否应该跟他道歉呢?

我怕啊。怕从此我们就没有以后了。

那我该怎么办?

谈话在我思考的时间中迅速完结。

我不知道他们是否讨论过工作以外的事情,只知道,可以的话,我想快点跟他道歉。

因为,我不想就这样失去他。

“Miery,怎么了?面色不好的,哪里不舒服吗?

没有啦,妈咪。就是有点困而已。嘻嘻。

你看你,让你不要约那么早。就是不听,把我们家的小Miery累到了。

其实,也没那么严重的。

好好。我现在就把她带回去休息。您老人家就不要操心了。

那我们下次再约哦。下次你想吃什么,我都请你吃。伯母非常亲切地对我说。

妈咪。究竟我是你干儿子,还是她是你的亲生女儿,对她比对我还好?

你这臭小子懂什么。

好啦。妈咪。你也回去休息吧。我们下次再约。我也以笑容来回复她。

好好。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很喜欢你。或许我们有缘分吧。

嗯嗯!

好了,那么老套的东西别拿出来献丑了。我们要走了。

下次见。

这么就过去了一个早上了?

这次的谈生意还真够奇怪的。

看在我临时把你拉过来当临演,而你又演的那么好的份上,今天就放你半天假吧,真的回去休息吧,看你的样子就是在为什么东西烦恼着。

好吧,谢谢你了。那。。。。我们明天见。

嗯。明天见。

路上,手中的手机被我不停地反转着,

我在犹豫。是的,我在犹豫是否发条短信给他,向他道歉呢?

该说的话可以有很多,却还是被我硬生生地咽下去了。

几番挣扎后,我还是打出了一则短信。

对不起,我之前这么对你发脾气。对不起.....”

直到短信发送成功,我才发现自己的心有跳得多快。

我期待,是在期待他给予我的是怎样的答案。

是带着暧昧地闹别扭?

还是玩笑般地取笑我的孩子性格?

至少,不会是..........我也不愿是,却也无法改变是。

他发来了。

我根本就没生你的气,我们是朋友嘛。

我们是朋友嘛...是朋友嘛...朋友嘛...

那一刻,朋友两字显得特别注目。

那一刻,我明白了心碎的感觉。

原来是这般的无奈,这般的痛心。

简单的朋友,抹杀了我与你将来千万的可能性。

无论怎样,我们也只是朋友吗?

你也永远无法知道我对你的这份情愫,是吗?

现在回想起来,我会觉得,当时我完全是压抑着内心的刺痛,发去那则是的。朋友。

我不知道你有否领会我所说的朋友。

是带着失望与伤心而说出的。

这时候,我也应否整理对你的感情?

结束这段没有开始的单恋?。

回到家里,我依旧无法压抑着内心的那种,想要渴望得到某人的爱的欲望。

我甚至是卑微地再一次打开与你的对话。

我是无法表达出,那种看着你用手机登陆,而我又该说些什么的心情。

爱一个人,是天下间最简单,而又最艰难的事情。

简单在于,你喜欢他,继而爱上他。

艰难在于,你爱的他,他不一定能如你所愿爱上你。

最终,关掉电脑,甚至,尝试着关掉那个对你有感觉的开关。

然后......闭上眼睛,不愿再多想一点了。


$$$ 

今天的行程,约了干妈。

除了是工作上的关系,这么长的时间没见,见面便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了。

只是.唯一的要求,竟然是想我带女朋友让她过目。

干妈还真不是一般的妈。

打了电话给Andy,没想到她早已经在飞机上,还和着某个连我也喊不出名号的帅哥鬼混在一起了。

怎么办?只能凉拌咯。。

干妈很喜欢花,先去买花好了。

记得在公司附近有一间花店很不错的。

花,真的很不错,就是无法抉择哪一种。

没想到的是,竟然让我遇见了她。

看着她想要逃跑的样子,心想:我没那么恐怖吧。

于是乎,我故意挥手让她进来。

帮我看看,给个建议也好啊。

俗话说一人计短,两人计长嘛。

只是刚谈话,就输了。

真是不应该让她与Andy见面的。

害得我手中的花朵差点被折断,她倒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女人的思维是否与男人截然不同的呢?

送玫瑰?这样独特的想法,大概...不,只有她才能想出来。

看着她说赶时间的样子,自己也急上一份了。 

甚至无意识地捉着她的手向外走了。
那种自然,似乎与生俱来。
我指的是和她牵手的感觉。很自然,似乎我们相识已久。
这样的感觉,曾经多次感受到了。
我无法用言语来表达。
但我感受到的,就是这样。
以致于,我开玩笑来戏弄你。
你完全不相信的态度,让我觉得有趣之余带点遗憾。
遗憾什么?还是那一句,我无法用言语来表达了。
坐在车上,突发奇想地让她来当那个女朋友。
一举两得啊。完成工作,又能有个交代给长辈,尽管带点谎言的事实。
来到了咖啡厅,听到她独特的言论,我说的话反而让她无语了。
看着她和干妈相处的还可以。
内心似乎放下了一颗石头。
只是...干妈一贯作风,忽然弹出一个神奇的问题。
让我不知所措了。
没想到,她竟然会这么说:
他这个人有时候喜欢把东西放在心里,但偶然的话语中还是能让我感受到他对我的重视的。尽管没有甜言蜜语,但是他对我的好,就是生活中最重要的调味料了”

通过她瞳孔的反射,我能看出自己有多惊讶。
我完全没想过她会这么的说。
说的让我把现实和虚构都混淆了。
我知道她有时候很小孩子脾气,也会很无缘无故的对我耍任性。那是我知道,她相信我,才对我这么做的。可以的话,我愿意下辈子也让你欺负着我,对我耍无赖。
说完这段话的时候,我甚至对她有那么一点的愧疚。
因为说着这段话的时候,我想的不是她。
是那个会无故对我发脾气的女孩子。
她现在,有想通了吗?
进行了正式的内容,时间也过去的差不多了。
分别的时候,我依旧是想着她。
甚至让我有点心绪不灵了。
不久,竟然收到她发来的短信。
对不起,我之前这么对你发脾气。对不起.....”
看见她的话,我才真正觉得自己放下心了。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知错就认错了。
我根本就没生你的气,我们是朋友嘛。
此刻我觉得连键盘打字的声音也变得无比的欢快了。
嗯,朋友。
简单的三个字加上两个标点符号。 ”

有着无数的意思。

她真的只把我当作朋友,因为无故的向朋友发脾气,带着歉意的认错。

或许,我幻想的,她对我完全的失望了。 

是带着那种结束了的感觉说的。

结束了什么?什么也没开始啊。

我不愿往这种坏的方面想象了。

她只是把我当作朋友也好啊。

只是我一个人的心意也好啊。

我们差距的,太多了。

 

###

我无数次地对着自己说过,本该无可能的关系,何必去操劳呢?

都是着不同的世界的人。

工作时候犯的那些小错误,让我极度责怪自己。

明明可以做的个更好的,为何我会这么失败?

因为我年纪较小,周边的人还是会让着我。

我不想这样。其实多的责骂,让我能更清晰自己的不足。

才能做的更好嘛。

况且现在只不过是一些打杂的工作而已。

要说与之前有着不同的是,Awinkle的那间高级经理的办公室,那个暂时属于我的小角落,有了明显的改变。

当时我看的都不敢相信了。

尽管地方不大, 也算有自己的空间啊。 
 ”
加上我的极少工作量,这样的待遇真的很奇怪。
直到他亲口告诉我,这是真的,我才愿意相信。
我的善心作祟,今天一早临时给你布置的。你就能开心成这般样子。也未免太容易知足了吧。
知足常乐不好吗?况且是你布置的,那就更不得了啦。
请不要把我说的那么坏好吗?不要忘记被Andy抛弃的时候,是我拯救了你的。
拯救?哪有那么伟大。我带着鄙视的眼神回应他。
不然,你早已流浪街头了。
是吗?那还真是超级感谢你了。哼。
“Miery~~~”
这声音,不就是堂姐吗?她声带有问题吗?干嘛要这么说话?
“Grace
。是不是该稍稍地注意一点呢?这里是我的办公室,不是Paddy的人事科。
少在那边大爷款的。在我面前你就少装了。
你。
看着Awinkle被堂姐堵得的生气的样子,真是好笑。
对了,有什么事啊?我询问着。
就是想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的隐形眼镜很快就有了哦。 

真的吗?你什么时候买的?
这个消息太兴奋了。我终于可以摆脱这个大黑框了吗?
话说当初与堂姐说的时候,还真是有点距离。
我怎么觉得像过了数个世纪似的?
只是要这两天才能回来。
.这不是白开心一场嘛。
让你先开心一下嘛。我记得,以前Awinkle也是像你这样的大黑框的。如果拿出照片。肯定会以为是他老爸。
真的吗?我有趣的看了他一眼。
都是以前的事,好不好。非要拿出来说。
他害羞了哦。这很少见的。
“Grace
小姐。如果你要说的废话说完了。请你离开吧,看见你,我就吓得血压直线上升!
干嘛这么绝情。我都还没有说正经事呢

说吧说吧。

她,回来了。说要跟你约个时间见面。

当他听见的一刻,竟然稀有的沉重起来。是什么人啊。。

那又怎样,我可以不见的啊。

何必这样呢,怎么说你们曾经也……”

好了,如果你要说的还是这个事情,你可以出去了。

我说事实嘛。她是个好女孩。你自己好好考虑吧。

接下来,他一直都是在沉默当中,一直,一直,一直,直到午后。

我在想,那是个怎么样的女孩子。

是曾经相爱,因双方家长而被迫分开,再重新回来?

是当初他负了她,现在她决意回到他的身边,他却过不了自己?

还是说,她对不起他,所以悄然无声的离开,现在,又回来了?

男女之间,爱情不过如此。

不是他负她,就是她负他。

最终就是纠缠于"接受""离开""原谅""结束"

"你又在胡想什么?黑框妹。"

不用我说,你也猜到的啊。

"嗯。想又有何用,也与你无关啊。"

我只是好奇啊。好奇是怎样的女孩,能让你身上原本玩意的心态烟消云散。

"难道你没听过,好奇会害死猫的吗?"

切,我又不是猫,又怎会害死我呢。

"那你觉得呢?"他停下手上的工作,专注地问我。

这怎么觉得?猜也要有谱吧。凭空捏造也做不了啊。

"不是说,女人都是想象力丰富的生物吗,你就发挥一下咯。"

"爱说就说,不说也罢。我还不至于那么好奇。"

接着,他什么也没有,就是看着我。

眼神却让人猜不透。

"她是一个不错的女孩。青梅竹马的我们,却奇怪的因为彼此的梦想而分开。其实也从未真正在一起过。只是,现在她回来了,反而使我不知所措了,毕竟我……"

"毕竟怎么?~"

"跟你说那么多干嘛。你这小女孩的,怎么会明白。"

"我起码也算成年人!哪是小女孩!!"

"看吧看吧。就只有小女孩才会如此容易被小字眼所激怒。"

"你!"

"晚上,陪我去见她吧。"

什么?!我没听错吧?

"Awinkle先生,我是不是听错什么了?"

"没有,非常清楚,我让你和我今晚与她共进晚餐。"

"该不会又是借我扮你女朋友的戏码吧?上次就够了哦。这次……"

"黑框妹,你真的想太多了。我只是不愿意只和她两个,这样很尴尬。"

帅哥,加上我这无关人事才更尴尬吧!

"那与我何干?!这是你的私事,不要把我扯下水。"

"谁说不是公事?"他那笑里藏刀的样子又再次出现。

"呵呵……她不会,是来洽谈生意的吧,"

"猜对了!奖励你今晚和我一起去见客户!"他在笑,却笑得让我想哭了。

这是什么世道!!!!!!


结果呢。就是被迫地跟着他来到一间西餐厅。

他收起了玩性,让我瞬间觉得,这样的他,我一点也不认识。

很陌生,陌生的可怕。

待会,你不用说什么。 就吃你想吃的,默默坐在那里就好了。

 所以啊。我真的不明白,我在这里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男人,有时候比女人更难懂。

反正就当作工作咯。

肚子也挺饿的。那就好好吃一顿咯。 

只是没想到,她早已经在那个座位上了。

那是一个两人的座位。

这不明显只要和他对话吗?让我在这里,明显就是不理智的举动。

走近,才发现是一个长得很甜美,很有气质的女孩子。

“hi~Awinkle~这位是.....”

她看见他的时候表情很开朗,却发现身边还有我这个多余的,立刻就僵住了。

你好,我是他的助理。

我礼貌性地回答,却换来他瞪了一眼。

没关系。热闹一点嘛。她的笑容真好看,让人感觉到温暖哦。

嗯。倒是Awinkle的表情不大明朗。

对了,我叫Cady。怎么称呼?”.

“Miery

好了,黑框妹。

切。就是说句话,用得着这样嘛。

进入正题吧。他的表情非常认真。

我还以为,你会过问我的近况呢。没想到这么冷淡。

有些事情,过去就过去了。何必再纠结呢。

你清楚。我也明白。只是,似乎真的再也回不去了。

既然你明白,又为何有今天呢。

因为我压抑不住啊。我回到这里,第一时间就是想要见到你。我认为我们还有可能啊。

都过去这么久了。不是几天,几年的事情。都是小时候,小孩子的事情了。再说又有何改变呢。

不是说,初恋是最难忘的吗?她的表情明显暗淡了。就像失望了。

初恋吗?没想到是这样的关系。

是学生时代最单纯的爱恋吗?

只有那段时间,两个人只需好好爱对方,不用去顾虑工作,顾虑经济等等问题。

那也是曾经了。不是吗?

我们真的,再没可能了吗?

“……”他沉默了。明显地,他在挣扎。

其实这样的画面真的很尴尬的。于是乎我旁若无人地开始点餐。甚至不识时务地问了一句。

你们要吃什么?

换来的只有沉默。

那,我随便点的啦。麻烦一下,要意粉!蛋糕!沙律!

你是小孩子吗?他突如其来的一句。让场面更僵硬了。

我,和他没关系的。我不断用眼神去告诉给Cady小姐。

是你刚才让吃我想吃的啊。莫非你想反悔了?还是你想吃其它。

你!

干嘛,我好心询问,却换的他一副想要把我杀了的表情。

呵呵。Miery你真是很有趣。难怪Awinkle会让你做他的助理。

哎呀。你不要想太多,我和他什么也没有的。

就算你想,我也不会让你和我会有什么。

切。什么意思啊。

知道了知道了。我才不稀罕呢。

你们真是特别。

我们真的只是 ,不,连朋友也不算吧。

其实是他把我扯下水的。我们只是上司跟下属的关系罢了。

哈哈。Miery你真是好有趣。

吓?有趣?哪里有趣了。

黑框妹,本该没有的事情,你就不要再乱说话了。只会越描越黑。

~”我这是心不甘情不愿呢。

忽然从Awinkle那里传来一阵电话铃声。

不好意思,我先去接个电话。

他走开了。只剩下我们。

要说点什么吗?

你们..相识了多久了?

我们,快十多年了吧。只是很多时候没联系。断断续续的。

我看的出来,他还是对你很在乎的,越在乎,才会越不知如何面对。

谢谢你。我清楚,我们是需要一点时间的。

或者只要你们其中一个愿意主动,那么什么都不成障碍了。

是吗。她疑惑的表情中带着伤感,让人感到心痛。

他都愿意见你了。说明对你还是有感情的啊。

物是人非了。他已不像从前那般待我了。

那又怎么。是人都会改变的啊。想要的,就去争取啊。

想要的,就要去争取。似乎这也是我对自己所说的。

对于那个人,我何曾不是想得到吗?

这样鼓励着别人,却把自己丢在一边了。

你说的都对。我会努力的了。她脸上的伤感至少淡去一点了。 

没多久,Awinkle结束了通话,回到了座位上。

他们两个之间,应该再多点时间的。

好啦。剩下的时间交给你们了。我也该闪人的了。

黑框妹。你。。。他脸上的惊讶全写上了。

东西我就打包回去了。谢谢招待啦~!你们。都勇敢一点吧!加油哦!最后的加油,我是对着Cady说的。

我是非常潇洒的走了。不带走一点云彩,就是带走了一点外卖。

我并没有立刻回家,反而在家里附近的公园闲逛着。

这个时间,都是看着别人一对一对的。

好羡慕哦。

什么时候,我身边才有那个牵着我的手,说要带着我走遍这世界的人啊。

没错,很多事情是需要自己去争取的。爱情,也不例外吧。

那。我应该。。。。

向他说。。。吗?

不,不,不。明明前天才发生了那事。

今日如何若无其事地表达心意嘛。

这样很奇怪的。

别想了别想了。在自己心底就好啦。

 

 

$$$

心血来潮?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做。

看着她委屈在那个角度,竟然忍不住早早地叫人来布置了一下。

 得到的成果很好嘛。她显得开心之余还带着惊世的意外感。

似乎我是那种一万个不可能这么好心肠的人类。

算了。达到效果就好啦。

起码,我的心情也是愉快的啊。

然后Grace的出现,才知道原来黑框妹一向有带隐形眼镜的。

甚至有点好奇她没带眼镜的样子了。

这样一想,之前我们偶遇的时候,我送她去医院的时候,不是有见过一眼吗?

就是当时觉得她像谁,却没想起的。

无趣的是,还被Grace挖出陈年旧事。

是啦。以前是个书呆子形象的。

也没现在帅气啦。只是,都过去那么久了。

“她,回来了。说要跟你约个时间见面。”

那一刻觉得脑袋空白了。

即使Grace没有说出她的名字。

我也知道那是谁。

过去的事情,还真不愿意提起。

整整一个中午,这件事一直在困扰着我。

我还是要面对的吧。

直到黑框妹的好奇心发难。

"她是一个不错的女孩。青梅竹马的我们,却奇怪的因为彼此的梦想而分开。其实也从未真正在一起过。只是,现在她回来了,反而使我不知所措了,毕竟我……"

毕竟我,现在似乎容不回Cady的位置了。

这段成长的时光过去了那么久,我心里的位置早已经被她所占领了。

那个我想要珍惜却无法伸出双手的女孩。

"晚上,陪我去见她吧。"

黑框妹的样子当然很是惊讶。

我也没想到自己会这么说的。

我想好好去面对回忆,却有点胆怯,不知道该怎么做。

似乎,这个时候,多一个人,会多一份勇气。

看着她在我的淫威之下答应着去,反而笑了起来。

话是话,做起来还真是不一样的感觉。

当我踏进那间餐厅,我也觉得自己少了些什么。

让我的心也跟着紧张起来了。

那个背影,是我死了也仍能认出来的。

那个单薄身影的主人。真的,好久不见了。

似乎过去那些相识、甜蜜、争吵、别离。。一切一切的画面都在眼前划过。

脚步也沉重的要鼓起更大的勇气才能踏出去。

她,还是那个样子。这些年,都没变吗?

依旧是那个开朗的笑容。

就像一切还是若无其事的。

我还以为,你会过问我的近况呢。没想到这么冷淡。

有些事情,过去就过去了。何必再纠结呢。

你清楚。我也明白。只是,似乎真的再也回不去了。

既然你明白,又为何有今天呢。

因为我压抑不住啊。我回到这里,第一时间就是想要见到你。我认为我们还有可能啊。

都过去这么久了。不是几天,几年的事情。都是小时候,小孩子的事情了。再说又有何改变呢。

不是说,初恋是最难忘的吗?

这一句话,我觉得自己像Jack一样,深深的沉入冰冷的大海里了。 

 零下的温度将JackRose的爱冰封了永远。

而我。是零下的温度把我的思维冰得当机了。

那也是曾经了。不是吗?

我们真的,再没可能了吗?"

我什么也说不出了.我不愿亲口地说出"是的"两字.

我清楚那比任何一句狠心的说话,都来的让人痛心.

这种时候,那个被我带来的家伙,算是发挥了作用,把这样的尴尬气氛打破了.

我真是无奈中带点感激啊.

碰巧,电话却响起了.

当我回到座位上的时候,黑框妹竟然说要走了.

我相信惊讶早已写在我的脸上了吧.

也是的.本该就是要自己去面对的事情嘛.

"这次,你会待多久?"我小心地问着Cady,感觉语气中满是陌生.

"直到你老去."

"...真是的."

我们都笑了.

尴尬早已随风消散了.

我们回忆起过去的点点滴滴.

如今,再见亦是朋友.

这样的话,可以用在我和Cady的身上了吧.

我不知道,期间黑框妹和Cady说过了什么.

反正我很感激她就是了.

起码我能勇敢地面对了.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